随感:关于慈善

晚上和小V、朵朵吃饭,聊到了我们的生活馆项目,不知怎的就聊到了慈善。

朵朵去的福利院,有一些残障的儿童,要动手术,很贵。

通常的做法是通过慈善来解决,募捐医疗费用,解决病患问题。然而,中国的残障患者这么多,靠慈善能解决多少问题?

还是如尤努斯所说的:

最通常的情况是,我们利用慈善来回避对这跟问题的认识与为它找到一个解决办法。慈善变成了摆脱我们的责任的一种方法。但是慈善并不是解决贫困问题的办法,只是首先通过采取远离穷人的行动而使贫困长存,慈善使我们得以继续过我们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为穷人的生活担忧,慈善平息我们的良知。(《穷人的银行家》)

看到的"慈善"活动和"慈善"行为越多,越认同尤努斯的所说。"慈善"告诉我们,因为"爱心"的存在,世界已经变好了。而实际上,世界只是在"慈善"惠及的那一小部分变好了,而更大的部分,却是越来越糟。

这不过是一种欺骗,既骗人也骗自己。就如同尤努斯所说:平息我们的良知。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贫穷和疾病是大盗,而慈善就是这个所谓的"圣人"。

因为"慈善"背后的世界观,是认为受助的对象是弱势的、被动的、甚至是没有任何能力的。他们需要慈善的救助,而慈善也通过救助满足了自己的善良。

然而,问题从来没有因为慈善而解决过。

因为在"慈善"温存的表明背后,其实是残酷的歧视。这种非人道的世界观,不可能解决真正的问题。

即使不考虑任何的世界观问题,单从方法论来考察,主流的"慈善"活动也是愚蠢、笨拙、效率极低的。它只采用一种单纯的投入,一种头痛医头的短视去治疗问题,而从来忽略问题背后的系统。

什么才是问题背后的系统?还是以残障为例。目前残障的治疗费用非常高昂,那么,能否让治疗费用降低,变得让大多数普通人都可以负担呢?如果这一点能变为现实,相信要比所有的慈善都更有意义。

因为它给了穷人一种信心,他们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战胜困难,而不是坐等外界的施舍。

有这样一个例子。

在美国,白内障手术的费用可达2500-3000美元,这在第三世界的穷人根本无力承担。印度的阿尔文公司,每年却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为当地患者施行20万次以上的白内障手术,价格仅为50-300美元之间(所有费用)。这些手术中,60%的患者接受的是免费手术。但即使只向40%的收取看起来很低的手术费用,阿尔文医院的利润同样丰厚。因为通过创新的产品和优秀的流程管理,阿尔文医院极大地降低了手术成本,平均一次不足25美元。

自然,这需要更多的尝试,更多的创新,更多的投入,而不仅仅是简单地把钱扔出去。但我相信,这代表了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昨天一份英文媒体采访我们:

Is it harder to raise money or awareness when there are so many bigger charities out there?

我的回答是:"因为我们不面向公众筹款,也不把自己定位成慈善机构,所以我们和大的慈善机构没有任何竞争关系。"

当然这只是官话,竞争总是有的,而且还很残酷,因为资源和注意力都是有限的,作为一个组织,我们必须参与这个市场,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很多时候,面对种种声势浩大的"慈善"活动,我们会觉得自己就如同大海中的孤舟一样微不足道,甚至随时有倾覆的危险。但想清楚了,道理其实很简单。烟花灿烂,总是要落下的。就如同马车不能阻挡铁路,而铁路不能阻挡汽车一样,我相信"慈善"也会慢慢让位于更理性和更有效率的公益方法和社会企业方法。我们应该要有信心,在这条道路上好好走下去。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