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去

周日去了深圳,Wei在公益的道路上似乎遇到了些障碍,迟迟未能起步。我想,她心中也许还有点恐惧吧。其实没什么的,就像站在楼顶,只要跳下去就好了。

我们要的,只是那轻轻的一跃。

有人说,NPO是条不归路,大抵也是这个意思吧。

但真要走在这条路上,才知道是多么的泥泞。永远迷茫的前方,永远稀缺的资源,不停地考虑下一笔资金的来源,不停在最宏大的远景和最细微的执行中转换,还不时有小朋友过来拉你的衣角抱怨蛋糕分得不均匀……不过也好,不这样走来永远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有如此多的恐惧,而现在也开始慢慢接受内心的种种不如意了。

我其实很感激这段时间给我的历练。

昨天匆忙回了一趟家,从深圳到恩平,全程高速,四个小时就到了,还居然是卧铺,躺在车上看了一个中午的云。

其实回家能呆的时间不长,但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去年八月辞职后,一切都少了,钱,空闲的时间,甚至出游的日子(更多的是出差),唯一多了的就是回家的机会。以前在北京,一年回去也就一两次,现在倒好,只要路过广州,总要找机会回家呆上两三天。算起来,今年已经回了五次家了。

下午妈妈坐在躺椅上,聊起了我的工作。妈妈没有太多的意见,总是由着我。我笑着说,哪天我活不下去了,就回来住在家里,妈妈居然也笑着答应了。

这么多年了,妈妈总是把我当成没有归宿的孩子,总是希望我回去。

而我却越走越远,哪怕一直没有归宿。

我知道这里面有我缺失的功课。今日的种种因缘,莫不是因这段遗失的功课而起。

出来广州的路上,在高速公路堵起了车,到广州已经是晚上十点。想到明天去上海,就把手头的东西修整一下。拿来酒精和棉花,把手提电脑的风扇清洗了一遍。然后又拿出针和线,给电脑包动手术。

电脑包把手上的缝线掉了,里面白色的填充物露在外面。上次掉线的是左边,妈妈帮忙把它补上了。这次是右边,妈妈不在,只好我亲自动手。

第一次一塌糊涂,拆了重来,第二次找到了诀窍谁知缝出来似是而非,再仔细研究妈妈的手工发现了第二个诀窍,直到第三次才功德圆满。

母亲的伟大,就在这样不起眼的细节中吧。这种伟大,是必须亲历才知道的。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