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

一早醒来,透明的阳光从窗外飘进来,不知名的花儿向着太阳开放。七点半的老城区已经相当热闹,街道上不停传来汽车经过的声音。稍微有点吵,我打开音乐,煮上早餐,开始新的一天。

这是美好而安静的一天。吃过早餐,我想,不如记录一下我这半年的小日子吧,在这七月份的第二天,以及下半年的第二天。

先说上半年吧。如果用一个词来总结的话,那就是改变。最明显可见的变化大概是体重的减轻,从年初的130多降到现在的120多,减轻了5公斤左右的体重。另外的变化是,因为要准备六月份澳洲CAMP活动上的演讲,我的英语水平提高了不少。这两个变化的背后是学习方法的应用。以减肥为例,我先是翻阅了一些图书和文章,然后在其中选择了一种看起来最符合科学原理的,经过测试之后,我把它坚持了下来。这里面有几个经验:

  1. 好的方法是不痛苦的。因为动机是学习中非常重要的因素,痛苦的方法会削弱你的动机,让你难以坚持。例如在减肥中,我选择了调整饮食内容而不是节食或长时间的锻炼,这一点都不痛苦。
  2. 花点时间去搜索最好的方法或内容,这绝对比你一下子扎进去要有效率得多。并且通过搜索和比较,你对这个科目(或主题)的学习方法和知识体系会有更深入的理解。
  3. 每天不需要做太多,但要形成习惯。例如,我每天只锻炼七分钟,每天也只听一两段英语音频(通常是TED Talk),都花不了太多时间(听音频一般在地铁或走路的时候就完成了),但坚持下来效果很好。

改变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它让我们对生活有更强的控制感,并且让我们重新回到青少年时期那种不停地吸收知识的状态中。我想,如果我可以在减肥和学外语这两件事情上短期获得突破,那还没有什么学习是困难的了。

这个经历还让我更彻底地把人生看作一个学习的过程而非一个解决问题达成目标的过程。学习是享受的,当下的,开放的,而解决问题达成目标是逃离的(问题往往意味着当下的情景是不好的),是为了公司上市或财务自由而不得不经历的痛苦,当我们认为生活就是解决问题达成目标时,我们就完全错过了生活。

上半年还有两个词:“舍离”和“联结”,时间关系就不写了,不过它们和下半年的期望有关,继续。

关于下半年,我对自己有两个期望。

一个是期望多走出去,拜访更多不一样的人。在社交上,我们通常都期望认识更有身份地位的人,或者认识更有趣更有能力的人,但这些不过是在自己的阶层或趣味上进行延伸,可以伸得更长,可以增加世俗成功的机会,但问题是,它不会增加你的维度。前段时间我发现自己无意识地陷入到了对某种“精致生活”的追逐,希望更愉快地享受生活,希望更有效率地成功,但终于一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贫乏,意识到自己越来越变成了一个单维度的人。我终于明了,并不是那些身家千万或者能上TEDx演讲的人才是值得去交往的,我谈论的话题也不应只是技术、创业或者社会创新。尘世中有很多不一样的人,他们或许是生前的梵高,出书前的余秀华,或许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为生存而挣扎睡六块钱旅馆的商贩,而我,对他们都了解太少。

低维往往是张扬甚至浮夸的,而维度越高越内敛、越“小”。如果你看过《三体》,应该对高维向低维的展开有印象,一个三维的小球展开成二维的平面时,它会变得非常巨大。我并不想说维度越高就越好,但我的确相信维度越高越自由,而对我而言,自由比成功更重要。

第二个期望,是希望我可以花更多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产品。我对我们自己的产品模式还不太满意,盒子虽然是一个不错的学习产品,但它离我理想中的开放、多元的学习模式还有一段距离。但之前苦于生存(也因于自己的某些生存恐惧)以及思想发酵时间的限制,一直没有放太多精力在产品升级上面。最近思考慢慢有些眉目,也感谢同事们的努力和不少朋友的支持,让我们有了相对放松的环境。更关键的,是我开始放下那些生存恐惧,放下了那些未来某一天会倒下的错觉,可以用一种纯粹的心态去构建理想中的世界。所以下半年我会选择一个村庄工作一段时间,我会在那里建一个空间,在空间里,我会做尽可能多的实验,测试尽可能多的想法,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出来。

如果你认识那些不一样的人,请告诉我。如果你有兴趣和我一起做一个不一样的教育产品,请联系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