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好奇心,哪里都是学校

640a最近一直在思(jiu)考(jie)如何设计一个不一样的学习系统。

这个设计的起因,是因为我在做一公斤盒子的过程中发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取之不尽的学习资源。例如石头,许多志愿者都喜欢石头画这个活动:让每个学生到河边捡一块石头,把它作为画板,依据它的形状和大小在上面画画,最后石头会变成花朵、动物、汽车……每块石头都独一无二,每幅石头画也独一无二。我们今年邀请了一些志愿者寻找身边的物件来设计美术或手工活动,结果大家找来了竹子、树叶、旧报纸、纸皮箱、学生的旧球鞋、学校营养午餐吃完的牛奶盒和鸡蛋壳……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并且我发现这些物件除了用来创作外,还有更多学习上的用途。例如牛奶盒,可以让孩子探索牛奶的生产过程,了解它们最后丢弃在哪里,是否对环境造成影响,甚至设计减少牛奶盒丢弃的活动。

物件之外,我们生活中可以学习的对象还有许多,例如我们的日常行为(如消费、娱乐、社交等),社区中不同的人和职业,以及每个地方特有的文化、历史、建筑等等。更有意思的是,几乎任何一门学科的任何知识,都可以在社区中找到应用和实践之地。

或许,我们生活的社区才是最好的学校?

这让我对设计“在社区中学习”产生了兴趣。吸引我的地方在于,社区和传统学校的学习情境非常不一样:每个社区都有其人群、地理、文化上的独特性,老师的权威在社区里不再起作用……这些都需要我们发展出一套不一样的学习模式:

  1. 老师的权威在社区里不再起作用,这意味着孩子的学习动机需要从外在转到内在。在学校里,由于老师、课程和考试的存在,孩子“不得不”学习,因此传统学校中孩子的学习更多是外在动机驱动。而在社区里则不存在这种外在压力,孩子们的学习更多是由内在的好奇心驱动。
  2. 社区的独特性意味着我们无法用一套标准的课程应用到所有社区里,我们再也无法用同一个教材教全国的孩子“冬天来了,大雁往南飞去了。”(你丫有考虑过广东孩子的感受吗?),这意味着我们需要采取更灵活、更由地方教育者或孩子主导的课程设计和学习过程。

基于以上的思考,我设想的“在社区中学习”会是这个样子的:

640首先,从“我对什么感到好奇”开始。孩子们可以通过几个简单的游戏来了解自己的社区,他们会走到社区中,探索社区中不同的学习资源,然后汇总并画出来。最后,孩子们可以从中选出自己最感兴趣的内容,例如“泥土”、“吵架”、“建筑”、“社区垃圾”等。通过这样的活动,孩子们了解了自己的社区,我们也了解了孩子们的好奇心所在。

接下来,根据孩子们的兴趣和社区的特点,学习过程将以主题挑战的形式展开:孩子们选择一个主题,并解决相应主题下的挑战。以“社区垃圾”这个主题为例,孩子们可能接到以下几个挑战问题:“我们家/村子每年排放多少吨的垃圾?”、“这些垃圾最后都去了哪些地方?”等等。这些挑战没有标准的方法和答案,我们也不提供“解题方法”或者答案,而是让孩子在探索和尝试中解决问题。

为了让孩子们更好地应对挑战,我们应提供一些解决问题的工具箱,这些工具箱包括沟通、视觉表达、身体表达、信息处理、测量和实验、创意发散、模型等等不同的主题,并且根据孩子们能力的提升和社区的条件不断完善。例如,模型工具箱里最初可能只包括一些积木、纸板等材料,随着对模型这种方法的掌握,这个工具箱可以增加更多的材料和技术(土豪的话甚至可以配上3D打印机)。在应对挑战的过程中,孩子们将逐渐精熟各种技能和方法,培养更好的沟通能力,更强的表达能力,更发散的创意等等。

这个过程是一个“发现问题 – 应用工具 – 完成挑战 – 提升技能”的过程。如果你玩过红色警戒、帝国时代、魔兽世界这样的游戏,你会不会哎呀一声叫出来:“尼玛这不就是游戏吗?”

让我们来看看一个游戏吧。

0

这是帝国时代的起始画面。一开始,玩家“出生”在地图的一角,举目四望,到处笼罩着黑色的浓雾——这是一个未知的世界。这时候,玩家手头只有一点点的食物和木材,除了造几个人和盖一两个房子几乎干不了其他的。于是,玩家需要四处走动,探索黑雾中的世界,寻找食物、树木和矿藏,并把它们采集回来,以便盖更多的房子,养更多的人。随着资源的增多,玩家可以建造更多的设施和升级技能,然后再组建军队、发动战争……而实际上,游戏的发展远没有这样顺利,玩家需要不断地应付敌人的骚扰及各种突发现象:可能还没过完石器时代,地球还极为空旷的时候,邻国的一队斧头兵就冲过来了。但游戏的乐趣就在于此:你可以自由选择,并且充满了惊喜。你可以不断尝试,直到成为高手。

如果传统的教育也是一个游戏,它将会是怎么样的?

首先,地图是打开的,没有被迷雾遮住的角落,因此你不需要去探索和尝试。你要做的,是按照“最优攻略”一步步执行操作,不需要思考,只需要熟练的手指。到最后,你会在很快的时间内很完美地玩完一局游戏(并战胜所有电脑玩家),但完全没有成就感。简而言之,你在用“作弊器”或“上帝模式”玩游戏。

传统教育本质是一种“上帝视角”,六岁的孩子,不管性格、兴趣的差别如何,他一直到十八岁的学习内容和学习进度都已经预先由“上帝”设置好,他只是像旋转木马一样不断地沿着固定的路径以固定的速度转完一圈又一圈。

好了,不吐槽了。

我想借这个比喻说明,社区中的学习本质上是一个游戏,一个发生在真实环境中的游戏。孩子们在真实的社区中探索,与环境互动,掌握知识,提升技能,并逐渐发展出自己的热情和兴趣。想象一下:一个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游戏”几年,会不会更容易寻找到自己未来的方向?如果我们能看到他的“游戏记录”,会不会比看到他的考试成绩更容易了解他,更容易向他推荐合适的专业甚至职业?

就算我们不想那么长远,单是“游戏记录”本身就非常有趣。让我们想象一下这些发生在社区的学习挑战:“我们家/村子每年排放多少吨的垃圾?”、“这些垃圾最后都去了哪些地方?”同一个挑战,不同的社区会有不同的“答案”,一个城市小区的垃圾最后可能去了垃圾站,一个村庄的垃圾可能被抛弃在河里,那么,看到其他社区的“答案”是不是一种学习?并且,不同的孩子会用不同的方法来回应挑战,同样是了解垃圾的排放量,有的可能用统计的方法,有的可能用访谈的方法,有的可能会上网查询。看看别人怎么回应挑战,是不是进一步的学习呢?

这么一想,这个游戏实在太有趣了。

为了让游戏发生,我设想在社区中建设一个活动空间。这个空间是游戏的“引擎”,里面有帮助孩子们探索、思考和实践的工具,孩子们可以在这里进行讨论、规划、查找信息、分享和展示,同时,这个空间与外界连接(下载新任务和共享游戏记录)。

这个空间我暂时命名为“好奇心实验室”,因为好奇心是学习的驱动力,有了好奇心,哪里都是学校。

目前我们团队已经做出了实验室的原型,接下来我会在一些社区中进行测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联系我。我对你的期望是:有固定的社区空间,已经与社区孩子建立了稳定、互信的关系,并愿意花精力做好一个教育项目。您将获得启动的活动工具包、一些材料和工具,另外,我们的设计师也有可能和您一起来搭建这个实验室。

以上就是我大致的设想和计划。一切都才刚刚开始,但我觉得很有趣,因为这过程颠覆了我很多原有的想法。我曾经想设计的是一个在里面学习的空间,后来发现社区才是孩子的课堂。我曾想过设计一套教程,后来发现变成一套挑战的游戏会更好玩。我曾设想应该有个老师来管理这个空间,后来想,为什么不把它交给孩子们呢?我相信(也希望)接下来有更多的颠覆,因为这会让我知道我在不断地更新自己。

我觉得自己本质上是一个黑客,只不过要黑的不是计算机系统,而是教育系统,但在其它方面,我跟一名黑客差不多。

黑客不是商人,他对赚大钱没有兴趣(这一直是我的弱点)。黑客甚至不是革命家或者政治家,它对推翻一个系统也不感兴趣(这也是我最近才发现的,之前我还一直以为自己有造福社会的雄心)。简单来说,黑客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他做事的动机并不是想赚钱、成名或者让自己的想法成为主流,他的动机仅仅是想创造出一些不同的东西,如此而已。

如果你也是一名教育黑客,让我们聊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