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的教育实验

没想到Altschool那么火,居然连在大理做乡村教育的朋友都知道了。在车上,利波一直问我:你觉得Altschool的独特之处是什么?来回讨论了几个回合,我最后终于得出结论:Altschool的创新并不是教学理念的创新,而是教学实践的创新。它最大的特点是通过iPad、视频等技术(试图)实现对学生学习过程的跟踪,并由此为每个学生设计个性化的学习计划。

说Altschool不是教学理念的创新没有任何贬损的意思。当你看过了足够多的优秀教育项目,你就会发现他们背后的理念、模式和方法中有60%-80%是相同或相近的。小组、混龄、项目式学习、社区学习……大致不会相差很远。难的不是知道这些方法,而是把它们整合成一套符合当地实际的有效的教育系统。

有趣的是,这次我在大理就看到了不少本地的教育,利波做的就是一例。

屏幕快照 2016-01-10 下午9.17.13

利波在大理的凤仪镇创办了一个公益亲子活动中心,这个中心的主要功能是为当地社区小朋友提供阅读服务,因此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阅览室。阅览室坐落在当地的文庙内。文庙在凤仪镇的位置相当于北京的故宫,所以利波的阅览室就相当于慈宁宫,也就是太后住的地方。如果你小时候看过《还珠格格》的话应该知道这个典故,不过我在这里丝毫没有影射谁是太后的意思。总而言之,把阅览室建在一个小城的心脏地带还是蛮有意思的,因为它离人们的日常生活特别贴近。我们到的时候,阅览室外面的广场上就坐着好几个晒太阳的老人家,享受着大理温暖的冬日阳光,三三两两的孩子正从文庙的正门走进来,跳跃着走向阅览室。文庙门外就是凤仪镇的主干道,空中拉满了杂乱的电线,正如中国所有的繁华小镇。阅览室大约六十平米,四面墙有三面都立起了只有半米高的彩色儿童书架,我看了一下上面的书,基本是绘本,选得都不错,以致我忍不住花了大半小时读了十本。阅览室的中间是四张大桌子,小朋友在书架选好书后会坐到桌子旁,自己读或者交给志愿者妈妈读。这是我觉得阅览室最有趣也是最值得学习的地方,阅览室大部分的管理和服务工作都由志愿者妈妈们承担下来,她们负责平日晚上或周六下午的开门关门,负责给小朋友读故事。这使得阅览室的管理成本极低,因此也更容易复制。

屏幕快照 2016-01-10 下午9.19.54第二天上午,我和利波跑去猫猫果儿学校参观,带路的是三炮。我和三炮最早在第一期的立人大学认识,那时候我是嘉宾,他是摄影师。之后他进立人图书馆工作了一年,然后去当了自由摄影师,最后落户大理,做一个户外教练,同时也是猫猫果儿学校和蔬菜教育社区的客座体育老师。猫猫果儿坐落在苍山脚下(大理的所有学校都坐落在苍山脚下),位于古城到才村的路边。这是一个只有一、二、五三个年级的实验性小学,在这里我遇到了我之前的一位同事,后来他去了支教,再后来来到了猫猫果儿,先教幼儿园,今年小学五年级建立起来了,他就过来教。我了解了一下,课程基本是按项目式教学设计的,一个学期做一个大的综合课,这个学期的课题是农耕和游牧文化的对比。综合课大约占了一半的时间,除此以外还有专门的学科课程作为补充,包括英语、音体美等等。五年级是今年新开的,课程和评估什么的还在探索当中。

中午利波约了她的好朋友Song。Song是开青年旅舍的,有五个院子。没错,是五个。Song想把其中一个院子做成青年空间,我前几天的朋友圈也转发了这条消息。我们坐在她的院子里,一月份的太阳下足有二十五六度,很快我就脱剩了一件T恤,旅舍的意大利菜非常好吃,很快我就打破了不吃淀粉的减肥计划,披萨、香肠、面条来者不拒。我们一边吃,一遍聊可以在空间引入什么公益项目。我的观点是,公益项目应该跟本地社区有联结,应该能让本地社区的居民参与和受益。在这上面,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做些事情?

数一数我这一天见的人,之前的记录只是一小半。我们在午餐时还叫来了菜妈,她是大理蔬菜教育社区的创办人,社区里有幼儿园,也有小学到初中年龄段的学生。下午我在床单厂(相当于北京的798)见到了许崧,他在明月谷建设一个社区,正在考虑如何把教育引入进去。晚饭的一波,有NGO老前辈老虎和威风,现在是客栈老板兼华德福家长,还有前TEDx九龙的策展人现客栈老板Max,以及猫猫果儿家长兼客栈老板老聂等(不知为何,我认识这么多客栈老板)。

我觉得大理是一个可以做教育实验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已经有很多实验在进行了,而且更有意思的是这里还有很多有趣的人。

有人,就好办了。

大理的教育实验》上有1条评论

  1. 有理想的探索者!安猪说得很在点,道理就那么多,可是实际操作又会有各种状况要不断调整。学前教育是我的兴趣和专业,有机会好好请教你们的经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