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新研讨会(第一天)

全称是"’社会创新:政府、企业与民间组织的互动与合作’2007年两岸四地公民社会学术暨实务研讨会",广州举行,为期三天,头两天是研讨会,最后一天是NPO机构参访。

与以往公民中心举办的公民社会为主题的研讨会最大的不同在于,这次的会议以实务为主,当中有几个主题:企业与公益、社会企业、民间组织创新、NPO机构参访在以往都很少甚至从来没有出现过,而这些恰恰是民间组织最感兴趣的内容。

早上因为在华师有我们的宣讲活动,我去做了一个讲座,所以只能参加下午的会议。不过早上前半部分是领导致辞,后半部分的主题是政策倡导创新,我的兴趣不大,错过了也没有太多的遗憾。

下午的研讨分两个会场。一个是民间组织与公共政策及民间组织创新(A组),另一个是城乡社区与文化多样性,我显然对后者更感兴趣,这个主题有五个部分,印象比较深的有两个:

一个是何明(云南大学教授)的《政府、民间组织、企业在文化保护与开发中的互动与冲突–基于西南少数民族农村旅游和艺术展演中的调查》。因为生活馆和手工艺品的项目,我最近一直在思考文化的保护与发展问题。现在的农村旅游不是要不要发展的,而是该如何发展的问题,我想这基本已经成为业界的共识了。不过,在如何发展的问题上,个人觉得首先要做到两步:

  1. 转换思维方式。要不要发展是价值判断,更多的是感性思维(因为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多样性,任何判断在各自的逻辑里都是正确的),而如何发展需要的是理性和逻辑思维。在如何发展的问题上,首先尽量不要使用过多的感性思维和价值判断。
  2. 了解这个行业。要实现良性的发展,首先要了解这个行业,就算要批判某些不好的发展行为(如一些旅游公司所做的),也应从行业特性的角度去分析,不必过多地纠缠在价值判断上。

关于这个行业,前两天杭州edu讨论会上yesen的一句话启发了我,他说:民族手工艺品是小众市场。很有趣的看法,关于民族文化,也不妨从这个角度做一番推理和分析。

首先,民族文化是一个小众市场,它永远不能成为主流文化。这样的定位其实很好,它体现了一种真正的多样性。我们要做的,首先是要防止出现"赢家通吃"的现象,也就是主流文化过于强大,而让民族文化边缘化,无法独立生存,其次是要让这种小众文化足够的健壮,有独立生存甚至发展的能力。

也就是说,民族文化应该变强,而不是变大。这与我对NGO发展的判断是一样的。

关于小众市场,我想到的有以下几个特征(上网不方便,欢迎提出经典答案):

  1. 小众有小众的生态圈。如地下音乐,有生产者、传播者、消费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2. 小众群体内的成员相互间有高度的认同感,并且他们也不想成为大众,典型的如黑社会;
  3. 小众群体的传播主要通过朋友间的口碑传播,如Gmail;
  4. 小众产品也可以是(往往也是)高价值的,小众群体甘愿为了一种认同感而付出额外的价值,如哈雷机车;

现在民族文化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几乎都可以解释为"用大众推广的方法来推广小众文化",像搞公共的旅游点,大规模的旅游开发等等,都是这种思路的表现。它的弊端在于,这种做法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小众文化和小众生态圈,因此并没有让小众文化变得更强壮,它期望以规模带来效益,往往把不合适的人带到了乡村旅游点并且迅速地糟蹋了当地文化。

政府和开发商的恐惧在于:即使知道这一切,他们也没有办法在一个一百万的小众市场中转化出十万个顾客,于是只好采用广种薄收的方式,用最恶俗的方式发展,期待能够在一个亿的大市场中砸出十万个顾客来。

到了这里,我们的方案和挑战都昭然若揭了。方案是:发展一种可持续的旅游方式,让文化保护与发展和旅游相融合,并发展足够多的认同这种方式的旅游者参与,为当地(及相关利益方)带来足够的经济收入。我们的挑战在于:我们应如何才能做到这一切?

现场的思考到此结束。接下来听的是周锦宏(台湾中央大学客家研究所助理教授)的《企业公民创新:台湾苗栗"有机稻场"个案分析》,因为时间关系,下次再讲。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