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中最触目惊心的提醒

终于,意外而又毫无悬念地,收到了一年中最触目惊心的提醒:

生日快乐

我快速地在不同的平行世界中穿梭。在当下的世界里,我人到中年,去日已多,所成有限,倍感惶恐。在精神的世界里,我与永恒联结,对年龄直接忽略。而在某个思维实验构建起来的世界里,我给了自己两百岁的寿命,这么一换算下来,发现自己居然只是青春期,生命充满了各种可能。

以上都是我,都是我真实感悟的世界。

照理应该说说生日愿望的。我的愿望很简单,只有四个字:

保持有趣

有趣不像经验或者灰尘,越积越多,它更像牙齿,越磨越薄。二十岁时的帅哥或美女,到了四十岁时鲜有还能一看的。不是因为老了,而是心被污染了。没办法,只得“时时轻拂拭,莫使惹尘埃”,虽然不是究竟办法,不过阿甘说过:Stupid is as stupid does,笨人有笨人的做法。

过去一年,我尝试保持有趣的一些方法包括:

1、每天保持阅读,每个周末至少花半天进行特定主题的快速阅读。作为结果,我去年看了98本书,比我对自己每年一百本的要求只差两本。考虑到去年小说的阅读比例大幅增加,我决定原谅自己。

小说和传记给了我照见自己的机会。并不是说一本小说或者传记可以教会我如何过好人生,它没有这样的功能,也无意于此。小说和传记的最大价值是把别人的人生呈现在你面前。此生有涯,我无法亲身经历多个人生,通过阅读他人的人生,我仿佛也浅浅地经历了一遍,于是,我的人生似乎也变得丰盈了一些。我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有如此之多不同的人性,就如同这世界有如此之多不同的树叶、飞鸟和语言。而一旦看到了人性的无垠大海,就不会太执着自家池塘的点点风波。这时候,丰富超越了正确。于是,你开始原谅,开始和解,开始有所放弃,也开始有所追求。

2、看了102部电影。(不解释)

屏幕快照 2016-01-10 下午9.16.123、每月去一个新地方旅行,去年的重点放在了教育创新项目的考察上,这些项目分布在贵州、东莞、南京、成都、大理等地,有农村的互联网教育,有外来工社区的创客教育,也有创新学校,委实让我大开了眼界。

4、学会了控制体重和身体。搬了家,尝试过一种更市井的生活,还种起了花。

搬家是因为最近一直有个声音跟我说:你过得太精致了。有一天夜里突然醒觉,我是不是陷入了对精致生活的囚笼当中?希望过好的日子,过平顺的日子,过方便的日子,过梦想中的日子,这些固然没有错,也很美好。然而,生命中的另一部分却失去了。那是原始、野蛮、不单纯计算利益的那一部分。翻看少年和青年时代的日记,就会发现自己曾经有过的那一部分,现在却渐渐失去了。

 

其实在潜意识里我是羡慕梵高或者那位老人家那样的人的,因为我们已经被驯化了太久,我们活得精致缺以致失去了某种粗糙的力量,所以才向往他们的决绝,单纯,以及他们的快乐乃至痛苦。当然这样的人在世俗的眼光里叫做loser,但是百年后他们留下来了而我们注定籍籍无名,又或者他们一直到老还能有孩童般的天真,而我们早就疲惫不堪。我们一直想做人生的赢家,却不知刚开始这样追逐的时候人生已经输掉了。

5、不时冥想,不停询问自己什么是最重要的或者自己的热情所在。

6、时不时写点文章发到朋友圈讨点酒钱(包括这篇)。

7、最近在玩的是早起时在床上冥想,直到把自己的心变成完全好奇后才起来。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这是另一种赖床。

8、另外一个重新捡起来玩的游戏是围棋(谢谢AlphaGo)。在网上下了几盘后,发现自己比少年时代多了点纠缠和斗狠,少了点轻灵和大局观,不觉悲伤满地。

我发现有趣是一个反熵事件,也就是说,如果处在一个封闭系统,你会变得越来越无趣而不是相反。因此,需要投入能量才能保持在一定的有趣水平上。充分的休息,大量信息的双向流动,多元化的社交,都是极好的策略。

惭愧地说,在不少时候,我觉得人生也挺无趣的,就像陷在了某个荒芜的平行宇宙中,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有些无趣是真的无趣,这是每个人都体验过的部分,例如外界压力、沮丧、无聊等等,这些既不新鲜,也不适合在今天这个喜庆的日子提及,就此掠过。

而另外一些却是Serendipity,意外惊喜。我发现在一些无趣里,却存在意外的有趣。

例如,社交的无趣。好书和好电影看多了,习惯了和最好的头脑交流,就不太想花时间在世俗的生活中。同样的还有行动的无趣。见过了一流的系统或者产品,就对做二流的系统或产品没有兴趣了。就像麦兜去过了马尔代夫,看过了椰林树影水清沙“幼”,再也不会对去长洲岛产生那么大的兴趣了(幸好这只是如果)。

如果用熵来解释,这说明我在这些方面的开放性和流动性是不够的。

有人会说,这样不挺好吗?不喜欢的不做就是了。然而难题在于,我在本能上依然希望结识真实生活中一些有趣的灵魂,工作上也依然希望做出一流的系统或产品。我把这种两难归结于我还没学会在这些活动中发现有趣:意愿有了,能力不足,不是臣妾不想,只是做不到呀。

于是,很自然的,我今年的个人目标就出来了:

– 做出让人心动的教育产品。
– 发现几个有趣的灵魂。

当然,如果能把它合并成一个就更理想了:

– 找几个有趣的灵魂一起做出让人心动的教育产品

说了这么多,我忘了定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什么是有趣?

我的定义也很简单:有趣就是判断产生之前。

在前一刻,它是蝴蝶,在下一刻,它是标本,在两个时刻中间,叫做有趣。

有趣是生与死之间,是薛定谔将要打开盒子看到猫的前一秒,是叫出名字前的一瞬,是手中的棋子将落而未落,是早晨的眼睛将睁而未睁。

是明明都看到,却偏偏充满好奇。

一年中最触目惊心的提醒》上有2条评论

  1. 读了几篇你的文章,觉得你的“保持有趣”至今为止做得不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