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放弃了围棋?

第二句

说实话,我被今天AlphaGo的布局震惊了(好吧,我承认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被震惊了)。今天是AlphaGo和李世石的第二场比赛,AlphaGo执黑。一开始,AlphaGo就奇招迭出:
• 在右下角托退定式中脱先,在上方走出了中国流;
• 第29手高拆和定式不一样,却是此场合更合适的落点;
• 第33手尖顶,走了一个所谓的俗手定式;
• 最惊艳的是第37手的肩冲,天外飞仙的感觉……

好几手都看得我头皮发麻,冷汗直冒。这样的机器太可怕了,棋路完全无法捉摸,自信,妖娆,就像是高手在指导低手,并告诉全世界:看,围棋应该这样下,你们之前下的都是错的……

第211手,李世石推秤认输,AlphaGo以2:0领先。虽然还有后面的三局,但胜负已分,更何况,在这样的对局中,胜负已经没有意义,真正的意义是:机器展示了一种新的围棋思维,而这种思维如何形成,人类一无所知。

这情景就像……如果我们让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去算1加到100,他可能会认真地算上半天,最后(幸运地)算出5050的结果。而如果由一个学过等差数列求和的学生来算,十秒钟就搞定了。并不是他们的计算能力有多大差距,而是他们用的是不同层级的思维方法。“等差数列求和”所使用的思维比“简单加法”更加高级,因此必然碾压,就这么简单。

AlphaGo在用一种更高等级的思维下围棋吗?不知道,但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和人类不同的思维,否则我们也不会对它的下法如此震惊了。

面对拥有这样思维的对手,李世石是什么样的感觉?

说说我自己的经历吧。

我痴迷过围棋一段时间,大概是从十岁到十八岁这几年。小学三年级时,发现家里一副围棋,就自己找了书学着下,还教会了同学一起下。小学五年级我第一次参加围棋比赛,赛场在东山口的培正小学,参赛的大概有三四十名选手。很不幸,我在第二轮就被淘汰了,至今我还记得那盘棋是怎么输的:我试图去封住一团黑棋,但其实是封不住的,勉强去封只会让对方双打出头。这样说可能不清楚,我做一幅图你就清楚了:

围棋这件事的有趣之处在于,我当时已经看出这团黑棋是封不住的,可是为什么还要硬着头皮去封呢?

或许那时候我的思维是单向的。明知道这样下不行,可是却没想到(也懒得去想)是否还有其它的下法,于是就抱着侥幸的心理期待对方看不到……可是,这是连初学者都看得出来的双打呀,安猪同学你也太天真了吧……

不要笑,所有人一开始下围棋都是这样的。他看到的世界是零散的、局部的、线性的。就像所有人一开始画画时都很难兼顾构图、比例、明暗与线条,所有人一开始骑自行车时也很难兼顾脚、手、眼以及身体的运动一样,对于一个新的学习领域,所有人一开始看到的都是一大堆杂乱无关的碎片,因此他总是手忙脚乱,顾此失彼(想想你第一次骑自行车),只有他慢慢精通之后,碎片才开始移动、串联、整合,并变得有意义,最终成为一个互相关联、浑然一体的世界。

这种学习的过程是怎么样的?不是一条平滑的直线,实际的进展是进一步然后停下来,过一段时间,然后再进一步再停下来,依次迈进。就像学骑自行车,先是学会骑着不倒下,熟练了之后再学后胯上车,然后学慢骑、脱手骑等等。整个过程大致是这样:

平台我们停下来的阶段称之为平台期,代表的是你比较稳定的状态。不同的平台期都有自己独有的思维模式。例如,在围棋比较早期的平台期里,思维模式就是“一根筋”(就像五年级的我)。

要跳上新一阶的平台就要改变自己的思维模式,我们称这个过程为“进步”,例如把数学思维从“简单加法”提升到“等差数列求和”。改变思维模式是困难的,需要优秀的老师,大量的练习,以及足够强的意愿和信任感等等,这也是平台期相对稳定并且难以突破的原因。

无法改变的事实是,对于任何一项技艺,我们每个人最终都会停留在某一层级的平台上,职业棋手也不例外。当然,职业棋手的平台比较高,远高于初学者和业余爱好者,但在他们上面,还有优秀棋手、顶尖棋手、天才棋手等等。

屏幕快照 2016-03-10 上午1.17.36李世石的剧情,大致就是以为已经站到围棋的最高平台,这时候突然来了一台机器,赢了你也就罢了,最痛苦的是你完全无法捉摸它的思维,它超越了你的理解。这时候你才发现,你上面还有好多个平台,只是以前没有人(准确的说法是机器)给你展示过而已……于是,你默默地把你所在的平台修正为“人类最高”。

恐怕相当绝望吧?

还是回到我的平台发展史(围棋升级史)吧。

那次输棋,对我并没什么影响,我糊里糊涂去参赛,糊里糊涂输了,本来就没什么期望,所以也没有受打击(这是处于一个较低平台的好处)。回来后继续和同学下棋,差不多天天下。棋下得多了,棋力也就慢慢地长了。

s2614581真正让我感受到围棋之美的是吴清源先生(这也是我人生少数几个偶像之一)。小学六年级开始看《吴清源名局精解》,还真是细,厚厚的一本书大约两三百页,却只讲四局棋,密密的像是工笔画,每一笔都不含糊。透过这样的讲解,我对围棋慢慢有点开窍了。

再之后到了初中,看他的《黑的下法》、《白的下法》,书里的每一局棋谱都摆了好几次,这样下来,我的布局也开始有点章法了。

到了初中时,我的围棋已经比较强了。中学阶段我参加了三次广州市的中学生围棋赛,初二、高一和高二,都进了前六名(前六名有奖金,因此这事记得特清楚)。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停在这个平台上,一直到现在。

故事发生在高二,但原因要追溯到一九八五年。那一年的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上,中国“意外地”赢了日本,于是全国掀起了一股“围棋热”。由这股热潮带动,越来越多的小孩上围棋班(以前围棋是个冷门项目,没有多少家长愿意送自己的小孩去)。等到这群小孩升上初中,他们就开始在比赛中挑战“老一辈”的中学棋手了。但这哪能叫挑战呢,分明就是碾压,老一辈基本是野路子,学棋不系统,三两下就被这群小孩收拾掉了。我高二那年就上来了一个这样的小孩,在市中学生围棋赛下到倒数第二轮时,他积分排名第一,对上了我。好家伙,布局一开始,一个二间高夹定式就让我吃了大亏,结果好不容易我才爬二路委屈做活,这时候盘面已经惨不忍睹了。眼见不敌,我干脆拼命:先捞实地,再治理孤棋,而对面的小孩似乎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下得有点退缩,好几处的争端都忍让了,到最后居然让我追上了。终盘点目的时候,我赢了几目。

即便如此,我只觉赢得侥幸,论实力,小孩明显比我高,再过一两年,我将完全不是对手。

更绝望的是,我发现自己花了六七年走完的路,别人花了三四年就超越了——再玩下去有意思么?

想到这,我对围棋就慢慢地放下了。

这也是所有业余爱好者都会遇到的屏障:如果没有专业训练,那么你到达业余两三段之后就很难进步了。即使你花很多时间下棋,刻苦钻研,多年持之以恒,最多也就到业余5-7段,顶天了。然而即使是相当不错业余选手(例如业余五段),在职业初段(最初级的职业棋手)面前也还是不堪一击。其间的差距,就像青铜圣斗士和黄金圣斗士之间的差距一样大。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距?道理很简单。一个只下了几千小时,并且训练效率不高的业余棋手,怎么可以跟一个下了至少一万小时并且是被高效训练的职业棋手相比呢?

职业棋手并不是比你天资更加聪明。他只是有更好的老师(顺便带来更好的训练方法和更优秀的同伴),以及更多的训练时间而已。

这两点我都无法满足,所以把围棋放下了,实在是一个理智的决定。

李世石面对AlphaGo,是不是也会哀叹自己打谱太少(相比于电脑的千万级打谱量,人类望尘莫及),并且缺乏像“价值网络”和“策略网络”这样的训练工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