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问了两个问题

开智是我参与的最有价值的网络社群(没有之一),这是由我的朋友阳志平创办的社群,主题是学习。同样是讨论教育,大多数教育群偏爱实战经验,而开智群更多从心理学和认知科学来追寻根源。在教育群你学会复制,而在开智群你学会创造。

开智是一个教育公司,主要的产品是面向年轻人核心能力(元技能)的课程,包括编程、写作等。今天是开智认知写作学第二期的结业典礼,我刚好在北京,于是便趁机打酱油。五道口地下一层的咖啡馆里,来了北京地区的大约二十位学员,年轻而纯真的面孔,使得空间里满满充盈着学习的能量。

意外的是,在最后的现场提问环节,我这个打酱油的被学员问了两个问题。

问1:你是如何写作的?

当想到有意思的主题(观点)的时候我会开一篇文章(我同时会写多个主题),然后我会往主题中不时地填充材料,这些材料包括观点和故事。等材料差不多的时候,我会把材料进行逻辑的梳理,调整次序,加上过渡和转折等等,接着再进行文字润色,最后发布。这个过程历时一周到一个月,期间会抛弃掉不少主题。

这跟我们在学校中被教到的方法不一样,学校里要求你明确主题,然后顺序写出,一气呵成。这也让我反思,如果人生是一篇文章的话,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书写。

让我以隐喻来描述。

从前我们对人生采取建造金字塔的隐喻:人生就像建造一座金字塔,需要及早的准备,精细的规划,准确的执行(就像我们传统的写作方法所追求的一样)。这个隐喻认为,你越早知道你要建一座什么样的金字塔越好,18岁、10岁、甚至5岁就知道了最好,剩下的人生就是执行,这样的人生最有效率,成就最大(能盖得最高)。可是,这样的人生同时又多么的无趣呀!(就像一具从来没有活过的标本一样无趣)

或许我们应该尝试把人生看做一次发现新大陆的过程,你是无知的,世界是未知的,未来充满变数。就像写作一样,我只能播下种子,认真灌溉,但它能否发芽,长出花还是树,耗时多久,大都不由我控制。

问2:如何保持做公益的热情?

我们习惯把人生分成不同的部分:商业的、公益的、朋友的、家庭的、感情的……然后我们在不同的部分采取不同的价值观和做法,甚至这些价值观和做法是相互冲突的,例如我们在工作中防备却在友谊中放松,在感情中讨好却在家庭中索取。

(又或者我们以时间作为区分。20岁努力读书,30岁努力挣钱,40岁退休享受)

这些分裂的处理方法为我们的人生带来了无尽的烦恼。

我的方法是整合生活的所有面向,只用一套价值观和行为方式来对待。

当这样整合后,依然会有问题。但那不是分裂的问题,而是完整的问题。不是如何保持公益热情的问题,而是如何保持生活、生命热情的问题。

我更愿意在整体的层面来解决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