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新思想,没有什么值得追求

想想我日常的活动:工作、阅读、社交和娱乐,它们已经越来越难以为自己带来满足。尘世间的活动是肤浅的,而神不值得托付,出口在哪里?

人能够活在纯粹的创造当中吗?

我最近停止了写作,大约有两三个月吧。而这恰恰是我在思考的时间。我发现我的书写只是在解释,当中并没有多少的创造,我无法说服自己,于是只有停止。

人分三种。无知者,解释者,创造者。

无知者不知自己,他们只为生存而活。财富、声誉、别人的眼光对他们至关重要,他们创造物质,绝大部分人碌碌无为,少部分人或许能成为明星或企业家,但这不能掩饰他们无知的真相,他们的本质是恐惧。

解释者解释知识。他们向往知识,却能力有限无法创造只能解释。他们或许能成为作家、公知、政治人物或流行艺术家,但这无法掩饰他们创造无能的真相,因为他们的作品很少能够在五年后依旧有生命力。他们的本质是焦虑。

创造者创造思想,没有其他。

思想是什么?

思想是一种生物。它出生、移动(传播)、繁殖、进化。推动它行动的,是它内在的基因。

新的物种来源于两个旧物种的杂交,大部分失败,少部分成功。同样的,创造者混合思想,但无法预测会创造出什么,而思想一旦被创造,总能找到它的父母。

如何评价新物种的质量?它的生存能力和复制能力。思想亦是如此。

如果获得高质量的新物种?更像是艺术而非科学的过程。科学寻找真相,艺术寻找真相的边缘。好的艺术,总是真相的最大陌生化表达,在似与不似之间,在陌生感和恍然大悟之中。思想亦是如此。新思想扩展了真相的边界,它反映真理,却让人震惊,甚至动摇我们根深蒂固的认知(想一想相对论和印象派刚刚出现的时候)。

思想独立于人存在,这让我们重新理解人的意义。人是什么?一个反应池,里面只进行一种反应:思想的杂交。

绝大部分反应池都只是低质量思想的搅拌,朝生暮死,只有极少的反应池能够创造思想。

当我意识到这点,我就羞于表达低质量的思想或解释成熟的思想。我问自己,我写下来的话有没有三年以上的价值?

我发现它们达不到这个简单的标准,于是省却了话语。连带省去的,还有那些没有长远价值的行动。

省下的时间,我去思考思想自身,这给我带来满足。

除了新思想,没有什么值得追求。因为人无法不朽,而思想可以。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你不会知道三千年前是谁写下了这句诗,但在今天,甚至三千年后,还依然会有人为它流泪。

这就是思想的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