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个实验:一个学习共同体

连接创造意义

在著名的斯坦福演讲中,乔布斯说,他曾上过一个学费超贵的大学,因为看不到学校的价值,于是退了学,百无聊赖之下开始学字体设计。在当时看来,这些经历似乎毫无意义,既不赚钱,也不能让他找到好工作,但是——十年后,乔布斯在自己创办的苹果公司开始设计第一Macintosh电脑时,这些经历发挥了作用:他把在字体设计课程中所学到的知识用在了电脑上。于是,我们今天才可以在Mac上看到这么多丰富的字体,以及令人赏心悦目的字体间距。

过去的经历总能连接起来,并在未来产生意义。正如乔布斯所说:

当然我在大学的时候,还不可能把从前的点点滴滴串连起来,但是当我十年后回顾这一切的时候,真的豁然开朗了……你必须相信这些片断会在你未来的某一天串连起来。

故事让人启发。然而我们可以更进一步:不止步于解释过去,而是思考经历的意义,并连接出自己期望的未来。

三个实验

我在最近做了三个实验,全都和教育相关。

第一个实验,是关于场景化学习的,叫好奇心实验室

学校学习的困境之一是:熟记了所有泳姿的动作要点,却无法在泳池里游上一分钟。在学校里,学生通过课本和电子化媒体进行学习,所学的知识是抽象的,难以应用到生活中:知道光合作用的原理却种不活一盆花,能解出各种数学应用题的却不会为自己的旅行做简单的预算,背诵了五千年的历史却依然被洗脑被操控……

另一方面,生活中却有非常丰富的学习场景,社区、图书馆、博物馆、街道、菜市场……无不可成为教室,而且细节更丰富、更鲜活。

于是,我们尝试在生活的场景中学习:

  • 在社区里,体验盲人的出行并提出改善残障设施的建议;
  • 在图书馆,学习如何查找信息和改善阅读体验;
  • 在农场,学习如何设计和运营一个农场……

在生活场景中,有许多意料不到的事件和信息,这使得孩子会问出我们无法预料的问题。这些问题弥足珍贵。因为在学习中,最难的不是记住知识,甚至也不是懂得如何学习,而是问出属于自己的问题。只有问出自己的问题,真正的、持续的内在动机才能产生。而动机,比内容和方法更接近学习的核心。

挑战是,在这样的学习情境下,你无法设计标准化的课程(即使设计出来了也无法执行)。你只能是引导学习的流程,这意味着你需要不断提高这些流程的通用性、有效性以及自己的引导能力。这也引导我们的关注从“课程设计”到“学习流程设计”。

经过不断的思考、讨论和尝试,我们整合出了一套核心的学习流程第二个实验,是关于社群的。我和朋友做了一个读书会,叫AA读书会(因为两个发起人的英文名都是A打头的,我是Andrew,薛野是Abe)。

从一开始,我们就思考如何把这个读书会做成一个城邦(自治团体)而不是一个王国(国王王后加一群粉丝),我把这样的城邦称为共同体(显然,它跟罗辑思维式的社群很不一样)。

我们设置了加入的门槛,让每个报名者提交自我介绍以及图书推荐,我们还要求会员承担均等的义务(每人都需要主持一次读书会),同时设计了退出机制(连续两次不参与活动视为自动退出)。我们希望每个参与者都是认真的,他既是受益者,也是给予者。只有这样,共同体的智力资源才不会枯竭。

我们也集体讨论了读书会的章程,对加入和退出、主题的选择、章程的修改等问题达成了共识,并形成了操作性的条款。这样,即使发起人退出了,读书会也可以顺利地运作下去。

通过这个实验,我开始探索建设共同体的方法

第三个实验,是关于学徒制的。

仿佛突发奇想(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我招了几个学徒。学徒需要带着自己的项目(或者问题)进来。成为学徒后,我会通过深度会谈、集体讨论、推荐阅读等方法指导学徒优化和完成他的项目,同时,学徒也需要完成我指定的一个项目,通常是一些实验性的教育创新项目,例如学习之旅盒子(帮助学生更好地管理自己学习过程的工具)、创育者3.0(一个课程设计工具)等。

学徒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掌握对某一个领域精深的思考和实际操作的能力。

为什么要做学徒制的实验?

因为在互联网时代,信息、知识和基础技能的学习已经不再困难也不再稀缺,只要你想,就可以轻易地在Google或必应(千万不要用百度)、维基百科、知乎、公开课或者MOOC上学习到任何领域的入门知识和基础技能。稀缺的,是那些高阶思维能力,例如创造力、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学习能力等。

这些高阶思维能力的可以通过课程入门,但如果缺乏有经验的老师和大量的练习,很难达到精通的境界。有趣的是,传统的学徒制反而是一个有力的方法。跟随上师才能证悟,跟随国手才能入流,跟随寿司之神……十年后师傅才让你煎蛋。

如果你稍微想得久远一点,就会发现,苏格拉底、孔子、耶稣和佛陀所采用的教育方法,正是学徒制。

于是,我的真实目的昭然若揭。学徒制的尝试就是为了探索:对于一群有明确学习动机的人,是否可以通过导师的引导和共同体的学习,来培养他们的高阶思维能力。

现在,学徒制已经有了一些产出。我们的创育者3.0项目已经完成了第一轮测试,培训了二十位暑期支教的大学生,他们之前没有任何课程设计的经验,而现在,他们已经能提交上来不错的结构清晰、好玩互动的课件了。

创造就是连接和整合

2007年的iPhone发布会,无疑是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产品发布会。在舞台的中央,乔布斯说:

我想做一个彩屏的iPod、一个可以用手指操控的手机、一个互联网浏览器。

接着,他话锋一转,揭开谜底:

这不是三个设备,而是一个设备。

于是,iPhone横空出世。

创造就是连接和整合,时间上不同事件的连接带来新的意义,空间中不同功能的整合带来新的产品。

回顾我的三个实验,它们代表教育的三个面向:场景化学习、共同体、高阶思维能力培养。

如果把它们整合在一起,会变成什么呢?

于是,就有了——

第四个实验:学习共同体

我想做的第四个教育实验,是一个学习的共同体(暂时叫好奇心共学社)。

它面对的是教育实践者,包括学习的老师、社区的教育工作者、以及部分进行教育实践的家长。总而言之,他们是亲身践行教育的人,而不是闲时听听讲座的人。

在这个共同体里,我们希望共同去解决一个问题:如何帮助孩子更好地学习。

在这个共同体里,我会引导大家学习和练习核心的学习流程及学习技能(如下图),并应用到自己的教育实践中。

同时,我也计划通过人人读书会、编写教育创新辞典等方式,去共同完成教育理念、教育知识的学习。

因此,这是一个共同创造的社区。作为参与者,他应该:

  • 是一个教育实践者,有一个需要解决的教育实践问题(有充分的学习动机);
  • 愿意以群体的方式来学习和实践,并且愿意为共同体的发展贡献力量(有共同体意识)。

如果你有兴趣加入这个共同体,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填写报名表,如果你觉得意犹未尽,欢迎单独提交你的个人陈述给我(显然,这会增加你的入选机会)。

因为是实验,初期我会以私人和小规模的方式进行,所以我会优先考虑认识的朋友,并保持一个不太大的人员规模(这也意味着一些报名的朋友无法加入)。

最后——

我为什么要做这个实验?

从表面看,这个实验是对我之前三个实验的延续,但背后,却是对“思考的思考”:我内心对教育的信念是什么?我如何创造新的思想?我得坦白,我不是想清楚了才去做,而是做了才能想清楚。这时候,经典和权威并不能发挥作用,因为信念和方法都是非常个人化的东西。就如同绘画一样,经典和权威可以教你画得“准确”,但无法帮助你画出自己的“风格”,而我相信,教育更像艺术而非工业,因此好的教育总是有风格的而非整齐划一的。

使之变得清晰的方法是实践和反思。阅读,做实验性的项目,以及在教育设计上的大量实践,同时,对实践进行反思,特别的,用自身的学习经历和感受来验证一切。不断地重复这些行动,我慢慢形成自己对教育的理解:

  • 一位好的教育者,首先应是一位好的学习者。
  • 教育者应引导学习者关注人生的重大问题(关于星空、真理和道德律)而非庸俗问题(关于金钱、权力和名气),并培养他们解决这些问题的品味和能力
  • 学习能力位于一切能力的核心,它包括好奇心,包括观察、提出假设、判断和反思的能力。
  • 学习应该以一种全局而非局部的方式来进行。
  • 学习是一个共同体活动而非个人活动。

我为什么要做这个实验?我希望在实验里,完整地实践(至少是验证)上面这些思想。

我相信,一群有热情、有行动力的人走到一起,可以改变教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