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徒弟

昨天《收了一个徒弟》发出去之后,迎来了第二位学徒。

四月份,大理古城。当同事雯子告诉我曹老师(我们共同的一位贵阳的朋友)的妹妹也在大理,名字叫雨萌时,我觉得这个名字很有趣,随即不自觉地哼出了张学友的名曲:

别惧路上烟雨朦……啊啊啊~ 寄相思风雨中……

我们约在古城的唐咖聊天,我对雨萌印象颇为深刻。她高中毕业后就去了新西兰读书,不满意,第二年去了德国做交换生,还不满意,回国Gap一年。回来后尝试进了北京一家创业公司,再次不满意。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刚好来到大理。

她对教育创新感兴趣。我问她如何学习一种新知识或新技能,她的回答不错,思路清晰且可行,透露出中国大学教育培养不出来的思维能力。我建议,如果想从事教育创新领域,最好有一定的学校实践经验。我推荐她到猫猫果学校做一个学期的观察员,实地观察一个学校的教学进行,然后再考虑是否留校或者应聘我们的职位。

到猫猫果是五年级的班主任林冬老师面试时,我和同事雯子旁听。让我惊喜的是雨萌提前做了功课,对学校用到了的PYP教学法做了简单的研究。

我的学徒制实验开始后,雨萌也想成为这样一名学徒。我说,作为测试,你写一份个人陈述吧。

第一版的陈述有点平淡,仅仅把过去的经历描述了一下。于是我问了她几个问题:

你为什么要出国,为什么要从新西兰到德国,再到离开大学Gap一年,又为什么要离开创业公司,这背后你的不满和想追寻的东西是什么?

你说罗素的话对你影响很大。它怎么样影响了你的选择?你在这几年感受到了这三种激情了吗?在哪些时刻感受到了?你还在寻找什么?

经过这样的思考,雨萌交出了最终的个人陈述:

我是钟雨萌,我在高中两年拿到毕业证后就匆匆飞去南半球的新西兰学习,原本是打算按部就班的毕业,找工作,拿绿卡,最后定居这样一条龙的走。因为不安于看到了每一步计划好的人生,第二年我选择交换到德国小镇做了一年的交换生,在游历欧洲各国时看到了关于人生和生活更多的可能性。当时认为通过创业可以最大化的使自己成长,并且在那个过程中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尝试,找到自己最想做和最适合自己的事情,这些在学校都没有办法实现。于是选择回国开始间隔年,也成功进入了一家创业公司。但是一段时间后发现我设想的创业不仅是创造经济的利益,还要有社会效益。而在那时候也意识到单纯的公益活动只能够改变很少数人的生活,无法实现数量和质量的实质革新。这时候的我也做了暂时不回学校的决定,我认为学习是一个没有止境的过程,无论在哪里我都能够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学习和自我提升。

 

我仍然处于不断尝试的阶段,目前正在探教育领域,希望教育创新能够给下一代人带去真正的改变。同时希望能对社会创新有更深入的了解,并找到教育与社会创新的契合点作为努力目标。

 

少年时期读到罗素写的左右人生的三种激情对我影响非常大: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探索和对人类苦难的难以忍受的怜悯。到目前的人生,每次看到不公平的社会现象,受到欺辱的社会弱势群体,尤其是当国外某个成熟了体系在国内却完全看不到踪影的时刻,充满了愤怒,悲哀等等这样的情绪。力量不足,有心无力的时候占了大多数,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做出实际行动和改变的人。同时也对自己现在目前的知识体系不太满意,希望有效的去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思维和思想结构,同时一直保持自己的好奇心。

回想和雨萌修改自我陈述的过程,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师父最应该要做的事。他不应仅是传授知识的人,最根本的,他应该是那个帮你找到“为什么”的人,并且,从师父的引导过程中,你可以学习到未来自己可以如何找到这个“为什么”

这就是学徒制的价值。引用一下上篇文章的介绍:

我为什么想要做这样的学徒制

我发现,现在我们其实不缺信息、知识和课程。但是,所有的知识和课程都无法回答两个个问题:

  • 我为什么要学它?
  • 我如何才能学习到那些像“庖丁解牛”那样高手才具有的能力?

第一个学习动机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高阶思维能力培养的问题,这都是目前的学校课程无法解决的问题。学校预先设置了大量的课程让所有学生去学习同样的内容,就像闭着眼睛射击还期望正中靶心,想让学生产生真正的兴趣难上加难。

与其这样,为什么不让学生带着自己感兴趣的项目或问题进来,让他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掌握真正的思维能力?

另一方面,高阶的思维能力(例如创造力、解决问题能力、学习能力)等可以通过课程入门,但必须要有师父才能快速达到精通的状态。就像苏格拉底或者孔子,又或者一个匠人或者棋手,你需要在他身边,耳濡目染,才能理解和掌握他们的思维方式。否则的话,你始终是一个二流选手。

这种学习形式,叫做认知学徒制。简单介绍如下:

所谓认知学徒制(Cognitive Apprenticeship), 是一种从改造学校教育中的主要问题出发, 将传统学徒制方法中的核心技术与学校教育整合起来的新型教学模式。

其核心假设是: 通过这种教学模式, 能够培养学习者的高阶思维能力 ( Higher- Order Thinking Skills, HOTS) , 即专家实践所需的思维能力、问题求解和处理复杂任务的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