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史家一般阅读

我的一个学中文的学徒打算明年考研究生,还没拿定主义读什么专业。我想了想,说:人类学或历史吧。

为什么?

翻开《像史家一般阅读》,这段话为我们提供了答案:

处于“我在网路上找到的事物”被伪装为知识的时代里,历史为智性上的懒惰提供了重要的平衡。当一段影片在半秒内就能由一支在德黑兰的手机上传、到达旧金山时,历史提醒我们,还是要从基本的问题开始:谁传的?可以信任这影片吗?这个手机短片漏掉了什么视角?

这个例子展现了历史学家的思维特点:重视史源,构建脉络。

首先,历史学家更关注史源(sourcing)。阅读一篇文献,我们通常从第一个字开始,顺序一直读到正文结尾,而文献末尾的信息来源往往被我们忽略。历史学家则相反,通常他们会看一下文献的开头以获得大致的头绪,但之后马上就跳到文献的底部,查看它的来源说明。谁写的这份文献?什么时候写的?在什么情景下写的?

这说明历史学家不仅关注文献的观点和内容,他们更关注文献所处的历史场景,并致力于还原历史场景,这就是所谓的“脉络化”。

书中有一个练习:林肯是种族主义者吗?

这个问题在美国也算是逆天了。但作者提出了真实的历史资料,林肯曾在一场辩论中声明他“无意在黑白种族之间引入政治与社会平等”。白纸黑字,你怎么狡辩?

面对这样的事实,史学家不会妄下判断,他们会先从研究这个声明的背景开始:

  • 林肯是在什么事件中说这话的?(为了一个竞争激烈的参议院席次,和史蒂芬.A.道格拉斯进行的辩论)
  • 在什么时候和哪里说的?(1858年9月22日,在伊利诺州的渥太华,当地是反黑人狂热的温床)
  • 观众是由什么样的人构成?(大多数是支持道格拉斯而怀疑林肯的人)

进行这样的研究,并不是为了证明或否定原先的判断(否则就是立场先行了),而是努力从林肯所处的时代脉络去理解林肯的观点,最后,我们或许就能从当时的历史场景、而不是透过一副现代的透镜去得出结论:这个说法在当时是进步的还是退步的?是一个信念还是一个战术?

林肯的传记作者David Herbert Donald形容他是一位多面向的偶像,对不同的群体来说,

“他是一位共产主义者……也是一位素食主义者、社会主义者、禁酒论者、绿背纸币党员(greenbacker),以及一位世界民主统一联盟的倡议者。”

历史也是如此。培养历史思维,是为了跳出非黑即白的标签化历史观,逃离智性上的懒惰,而努力去构建一种对历史、对世界更丰富更全面的理解,以及滋养一种更具关怀性的视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