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忽然有些疲惫,让我记录一下最近的流水。

北京

又回到了北京,之前在上海呆了一周,小有收获,另外再说。

到北京的那个下午居然下雨了。在北京呆了五年,从来没有碰到过五月的雨,这次却让我结结实实地撞上了。

从东直门下了机场班车走路回家,很久没有在雨中走过,衣服虽然湿透,但感觉还是很好。这时候,更感觉到一双温暖的鞋子是多么的重要。

YM要回广州工作,所以把现在房子退了,月底搬出。以后来北京恐怕也要住青年旅馆了吧?想来真有趣。

鲁豫有约

又见到了鲁豫,这次我们是五个人上台,分享刚结束的贵州广西之行。不知为什么,这次不像PK赛,没有太多说话的欲望。也许我真的变成了一个旁观者了,更多的机会留给了另外的四名同伴。

然后,然后就结束了。一个事件就这样结束了,我感到一种解脱。

我忽然发现这段时间有些疲惫。

一华和阳光

一华约我聊天。零三参与阳光志愿者俱乐部,当年的老人中,我和一华的人生轨迹变化最大。其他的同学基本还是在原来的轨道中前进,这轨道如此平稳而有规律,我几乎已经能预见到他们未来十年的模样。

不能预测的人生是美好的,要享受这样的人生需要有很好的学习能力,而一华是我见到的学习能力最强的人之一。

阳光也在同样的轨道上不紧不慢的前进着,这是大多数草根公益组织的发展状态。然而一华想来些改变,我们就这个改变聊了许多,相谈甚欢,不过就不记录了。

一华正在创办他的公司,他有句话让我受益匪浅:"如果我思考的时间少于三分之一,那么我会马上招聘一个人来分担我的部分工作。"

真是简单而又其中要害。领导人的要务在于定战略、拉资源、建队伍,如果陷入过多的细节,对整个事业是个损害。

自然,创业者永远受制于资源的有限,但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的确应该给我们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未来,发现机会。

我们是不是应该招募新的全职人员呢?任何一位新人的加入对初创组织都是重大的决定(它需要考虑的因素远远不止金钱的投入),我需要一点时间来考虑。

哈哈姐

和哈哈姐聊图书项目的事,见到了老薛。老薛出乎意料的全心支持我们,让我感动。

公益旅游、图书、手工艺品和乡村生活馆是我最近在思考的几个主题,每个主题也许都需要单独的文章来阐述了。

博客

最近的记录的确少了。

总会有这样的停滞期,习惯了就好。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改变的开始。

从去年八月全职投入1KG开始,几乎每三个月会碰到这样的停滞,去年的11月,还有今年2月,翻开当时的博客,一切还历历在目。

幸运的是,我也看到了这些停滞过后的改变,结结实实的改变。

有时光明而无所畏惧,有时晦暗而无所依托,如同枝干刺向天空,如果落叶归于大地,这天空与大地的中间就是虚空,就是我们生活的尘世。

生命中总有顺境和停滞,它们不是因为外界的起落,而仅仅是自我的呼吸,既不好也不坏。

此时此地

在雍和宫对面的葡萄院儿写下这篇,晚上吃海底捞去。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