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新的一年

aDSC00822

早上在大脚氏上网,刚好看到晓波。原来是新的一期《民间》到了,放在大脚氏二楼,晓波是过来拿杂志的。

算起来,我认识《民间》也有两年多了。最初是在05年1月份,当时《民间》要做一个关于网络公益的专题,明磊在电话里约访。那还是我第一次接受面对面的采访,我们约在五道口的雕刻时光见面。那是一个周日的下午,咖啡馆里人声嘈杂,忘了是谁先到的,只记得明磊从书包中拿出iPod作为录音笔,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那天我们没有讨论很多具体的事例,更多是理念的分享,后来,他写了一篇多背一公斤的同名报道,发表在《民间》05年的夏季刊上。

后来,我还逐渐成了《民间》的撰稿人,不过说撰稿人有点言过其实,我只是给《民间》的野花烂漫栏目写些小文章,几乎从未超过三百字。

《民间》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NGO行业杂志,文字有生活气息,故事性强,很多能给人启迪。看《民间》就真的看到了最真实的中国民间,看到了民间中发生的鲜活而深刻的事件。后来与《民间》接触渐多,才知道这本杂志背后凝聚了中国最好的几个公民社会领域的公益组织,北京的天下溪、上海的绿根力量、还有广州的公民中心,所以,一本杂志能有如此的质量就毫不为奇了。

不过,正如杂志的口号"行动改变生存"所表达的,《民间》是给行动者看的杂志,它存在的目的在于激励行动者去行动,同时让行动者更好地去行动。所以,除了信息和故事外,如果杂志能在NGO管理实践上增加内容,相信能给行动者们提供更好的支持。

去年底在上海见明磊,说起《民间》今年要增加印量,这无疑对中国的公民社会建设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但是资金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不管是资金的数量还是持续性,都是《民间》需要长期面对的问题。由于《民间》的特殊性,这些问题在相对长的时期内都很难得到比较好的解决,相信这也一定困扰着《民间》的团队。

不过,《民间》展现给我们的更多是团队对理想的坚持,以及化理想为成果的行动力。

拿到手的这一期《民间》,比以往的明显厚了很多,可以感觉到《民间》团队的专注和热情,也让读者感到《民间》一直在前进中。本期的特辑《被调整的眼光–回复民族本土文化的环保试验》是两位记者行程2万8千公里,历时三个月写成,非常值得一读,也能给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的工作许多启迪。

新的一年,新的《民间》给了我们许多欣喜。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