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限

来昆明一个星期了,之前天天下雨,今天终于盼来了一个大晴天。中午躺在青年旅馆的庭院里,清风徐来,竹影摇动,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寒意尽消。眯着眼,黄黄的砖墙背后是蓝蓝的天,淡淡地飘着几片透明却清晰的云彩,恍惚间就仿佛回到了去年冬天的束河。

可惜没有酒,要不我一定会醉的。

中午洗了一堆衣服,下午阳光照过来,赶紧把它们晾到走廊的栏杆上,傍晚就都全干了。我喜欢这样单纯的日子,可惜日子不总是这样单纯,因为这个时刻的我还太弱小,太纷乱,太琐碎,无法承受单纯的幸福。

其实这几天的心是颇不宁静的。

五一临近,事情渐渐多了起来,我们必须要在这几天把事情忙完,接下来我们就没太多时间工作了。

这几天对手工艺品市场进行了一些调研,昨天参加了“社会企业与公平贸易”交流论坛,了解了一些当地社会企业和手工艺品项目的运作情况,结论比上次来云南调研更加不乐观。慢慢发现,农村问题是一个异常复杂的系统问题,任何一个片面的行动努力都很容易被整个系统的惯性所消解,而整个环境却是向着不利于农村的方向发展的。相比之下,在城市做公益活动就简单得多,因为城市的公益活动,哪怕是城市对农村的公益活动,更多也只是强调参与者刹那的“付出”,付出金钱或者付出时间,这种短期的行为只需要恰当的社会动员就很容易做到,但要真正让受助方得到长期的益处和发展,就要困难得多。

但是,如果我们做的一切无法让受助方得到长期的益处和发展,我们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我们做的又跟自娱自乐有什么区别?

开始感到自己智慧的局限了。所以我一直没有信心去启动手工艺品的项目,这与我们的资源局限有关,但更多的是我还没发现一个让自己满意的解决方案和模式。

如果有时间,我会慢慢把这些思考写下来。现在要工作了。

关注: 我在2007年臺灣網誌青年運動會現場

2007年臺灣網誌青年運動會剪影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