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度

成都下起了大雨,我睡梦正酣,以致阿里猪猪早上离开的时候我没有任何感觉。

起来已经十点,雨停了,天还是阴的。洗了澡,收拾好行李,寄存在服务台,出去走了走,一个人吃了顿饭,跑去小通巷,去了那个我和阿里猪猪计划着要去的按摩所,舒舒服服地被同性蹂躏了一个半小时,起来后觉得有点冷,于是去旁边的朵朵家喝了杯热牛奶,上网,看书,转眼就到了下午四点。

朵朵家的主人是个神人,一个人跑去泸沽湖开客栈,做助学,后来得罪了当地的利益团体,被迫离开了泸沽湖,在成都开了这个咖啡馆。

只有在旅途中,你才会发现这样或者那样的神人,相当好玩。

四点半,我从龙堂背上行李,去找到机场的300路公共汽车,明开的指示相当不清楚,让我在路上来回找了好一会。不巧的是这时又下雨了,虽然穿着冲锋衣和登山鞋,但还是相当的狼狈。

印象中,成都是不下雨的。这略显阴郁的城市,应该不下雨才对。

五点钟,我终于在雨水中登上了300路公共汽车,抱着两个背包坐在座位上,看着外面候车的人群和奔忙的车流,轻轻呼一口气:我的成都之行要结束了。

这是我第三次到成都。第一次是五年前,前后进进出出呆了一个半月,走了四川的大部分地方,却最喜欢隐居在这个暧昧得不见太阳的城市;第二次是一年半前,呆了一个星期,见了一些朋友,和苯苯深入地交流了多背一公斤。

这也是我第四次参加携程的版主会议,每次都在春天。第一次是零四年,在杭州,江南的烟雨和江南驿的杭州菜让我难以忘怀。第二次是零五年,在阳朔,漓江边上碧绿的田野和江水、嫩黄的油菜花和粉红的桃花是我见过最美的江南。第三次在厦门,时间匆忙,却记住了厦大旁边的光合作用书房,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小岛。

重复到一个相同的地方,或者在相同的时间里重复地做一件事,那么这些地方或者时间就成了一把尺子,每一次的发生都是一个刻度,它量出来的是自己在时光流转中的变化。

五年前的我,四年前的我,三年前的我,两年前的我,一年前的我。

仿佛是由远而近的五个屏幕,依次播放着当年这个时候的自己,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人,做着不同的事,还有非常相似而又决然不同的自己的面孔。

多么有趣!我们竟就这样过来了。我们竟就成为了如今这样的自己。

坐在机舱内,在黑暗的轰隆中和一群陌生人飞向一个相同的目的地,此情此景就如同一道神谕。

这就是旅途,这就是人生。没有别的地方,没有别的时间,没有任何尺度。当下和孤独是生命的真相,好好与它们相处,好好爱它们,这里面有最美丽的花。

打开书,一本传记,一个当年最美的人,他活了八十岁。在临死前,他说:

"成为自己的明灯,不要幻想借助他人。坚持真谛,以它引路。除了自己,不要去寻求他人的庇护。"

他是对的。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