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巷子

会议开完,我们搬去宽巷子的龙堂。前年底到龙堂的时候,宽巷子正在挖下水道,窄窄的巷子中间挖了一条又深又宽的沟,宛如腹部被剜开的鲤鱼,奄奄一息。今天来到的时候,宽巷子的地面已经铺好,平整如镜。原来两边又破又旧的老房子均悉数被拆去,同时被移去的还有这里古老的生活,麻将、烧烤、茶、龙门阵等等,新的仿古房子正在搭建,我几乎已经看到这里将来充斥着叫卖声的工艺品店或者专为游人服务的饭馆。

鲤鱼的尸体已经运走,他们正在重新塑造一条橡胶鲤鱼–中国的城市总是以这样的方式去破坏然后再拙劣地模仿历史,并且洋洋自得。

唯一还在的是这个古老的牌坊。只是,五年前在门前树下乘凉的一对老爷爷老奶奶,今天是否还在?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