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

到不了的都叫作远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

—–南拳妈妈《牡丹江》

(五年前的画)

MQ归国,我约她小聚南锣鼓巷,同来的还有晓扬和菠萝。

灯光下,晓扬和菠萝描述五年后的自己,以及这五年间想做的事。

让自己变得更坦然,更智慧或者更自由。

到美洲、欧洲和非洲学习、旅行。

年轻人的愿望就是多呀,而且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不像跟我同龄的MQ,唯一的愿望就是五年后年薪百万,多踏实,多淳朴!心里正暗暗感叹,可转念一想,五年前,自己不也许过跟她们几乎一模一样的吗?

看来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呵呵。

多背一公斤会成为你终身的事业吧?轮到我说五年目标时,晓扬这样问我。

其实不是的,多背一公斤不会是我终身的事业,我现在几乎已经肯定了。

公益尽管有社会使命作为支撑,但在运作中,它遵循的规则跟商业是一样的,它们都是关于目标、流程、效率和绩效的,都是为了实现某种价值(不管是商业价值还是社会价值)的最大化的,在这里面推动其前进的是逻辑,而不是人性。

因为这样,尽管通过自己的创意和执行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是件如此激动人心的事,但它还不是我的最终归宿。

五年后,我期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导师。不需要带很多人,一个人足矣。

仔细检查了自己的思想轨迹,这个愿望也许在三年前就已萌芽,来源是感觉到自己的不完美。

也许那最后一步,就是要毫无保留且毫无要求地把自己给出去吧。

不过这还是有难度,所以估计要推迟到十年后吧,无论如何,我争取在五十岁前实现这个梦想。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