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帮助

昨晚弟弟请我去泡脚,我拿起《恩宠与勇气》,随手翻开,边泡边读了起来。里面有这样一个故事:

5年前的某一天,我坐在厨房的餐桌旁与一位老友喝茶,他告诉我数月前得知自己罹患了甲状腺癌。我告诉他我母亲在15年前动了结肠癌的手术,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接着我又对他描述了我与姊妹们讨论母亲之所以得癌症的各种原因。我们最喜欢的理论是,她一直都在扮演妻子的角色,而没有扮演自己。我们猜想,如果她不嫁给牧场的主人,可能会变成素食主义者,也许就可以避免摄取导致结肠癌的油脂。此外我们还有一个比较高明的理论,她家族的不易表达情感,可能也是她罹患癌症的原因之一。然而我的朋友显然对癌症有过更深的思考,他后来说了一些话,深深地震撼了我。

"你们难道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他问道,"你们把自己的母亲当成一个物品,滔滔不绝地谈论着有关她的理论。……我觉得他们的’说法’,只是为了交差了事,而不是真的想帮助我。我罹患癌症这个事实,一定对他们产生了相当大的冲击,以至于他们必须替它找些理由、解说或意义。这些说法是在帮助他们而不是在帮助我,它们只会带给我许多痛苦。"

有时想想,我们在听到朋友或爱人不幸的消息的时候是那么的急于抛出自己的解决方案,我们真的是想帮他们吗?曾经以为是,但这位朋友说出了真相,我们自己那么多所谓的同情和关心背后,其实只不过是微妙的自大和残暴,那是多么的惭愧!

我的朋友为我打开了一扇门。……我开始看到我的理论背后除了批判之外,还有更深的恐惧。我不但没有说:"我真的很关心你;有什么事是我能帮忙的?"反倒不断地质问:"你做错了什么?你在何处犯了错?你是怎么失败的?" 其实,我真正想表达的是,"我该如何保护自己?"

我看见了无知及隐藏的恐惧,它刺激我、强迫我去编一些理论,这些理论让我对这个宇宙所发生的事,有了一份自圆其说的掌控感。

是的,无知和恐惧就是真正的根源,因为无知所以我们需要一些理论让自己有掌控感,因为恐惧所以我们选择疏远、隔离和高高在上。唯一的解救就是承认这一切,不再尝试去追求自我的安全感,而把自己当成对方,全身心地体会这种无助和绝望。真正的关心不需要理论,不需要应激性的反应,甚至不需要言语,它只需要全然的倾听和体会。就好像前几天看的《阳光小美女》,当Olive的哥哥发现自己是色盲无法报考空军学院而变得沮丧时,她只是静静地走过去靠在哥哥身旁,搂着他的肩–于是,哥哥平静了,一家人继续走上了旅程。

很多时候,在困境中的我们并不需要前面光辉的指引,我们有足够的智慧发现正确的道路,我们需要的只是背后默默的支持,让我们知道,原来有另外一个人在和我分享着同样的痛苦。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