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简单的道路

这两天比较忙,文字写少了,文章看了一大堆,关于NGO、公民社会、基金会、农村问题等等,几乎成为这些方面的半个专家了,呵呵。

知道越多,越发现在这片土地上推动一些变革是多么困难的事,政策、环境、资源、自身能力等等种种因素都制约着一个民间组织的发展。

但在更宏观的层面,这种变革却又是必然的,它甚至不因一个人、一个组织的成败而推迟或者提早出现–想到这,心里也就释然了。

多么简单的一条路,多么难走,多么易走。让我们都学学麦兜。

一条简单的道路

麦太说麦兜吃得比一个大人还要多。

我认为他的大便比两个大人的还要大!

我肯定,三个大人加在一起,也没有这么大!

但麦兜还是吃很多东西。

大得比一个大人还要大……

他解释:"但我长肉呀!"他很喜欢自己长肉。

我问他:"要这么多肉干什么?"

他说:"肉多便力大!"

他说:"力大便可以帮人开瓶盖。"

我问他:"拧开瓶盖又怎样?"

但是他还是很喜欢帮人开瓶盖。

麦兜真的很喜欢帮助人。

他只有很少的零用钱。

但他还是很喜欢帮助人。

我说他帮的可能是个骗子!

但他还是吃很多很多。

大很大很大。

拧开了很多瓶盖。

给那很可能是骗子的乞丐钱。

我肯定他是个骗子。

他说:"小朋友,我不要你的钱了。"

我说:"麦兜,不要收!以后不要再理会他了!"拉着麦兜走。

但麦兜把钱收了,收时还糊里糊涂的说了声:"多谢!"

我为了这件事发了麦兜一顿脾气。

麦太知道了,也发了一顿脾气。

但是麦兜还是老样子:肥、力大,吃很多很多、大很大很大……

有一次,我还看见麦兜把自己很少很少的零用钱给一个很可能很可能是骗子的乞丐。

我还看见那很可能很可能是骗子的乞丐,把钱还给他。

我看见麦兜把钱收了,还依稀地听见他用沙哑的声音说了声:"多谢!"

我照样很生气地,发了麦兜一顿脾气。

麦太照样很生气地,其实也很担心地,发了麦兜一顿脾气。

但麦兜还是照旧这样大吃–大很大–肥–力大–好心,多么简单的一条路,多么难走,多么易走。

—-(作者)后记—-

希舒.巴满是德兰修女(Mother Teresa)领导下,在印度加尔各答建立的儿童收容所。希舒.巴满里都是被遗弃的婴儿,病弱、营养不良、受疟,或已沦为雏妓的孩童。他们堪称弱者中的最弱者,穷人中的最穷人,而这些,亦是德兰修女毕生贡献的对象。她和追随她的修士与义工照顾了无数"最穷的人":麻风病患者、垂死的人、精神病人、艾滋病人……但他们的方法,不是上电视表演杂技向富有的人要点钱,德兰修女对筹钱活动的兴趣不大;她只希望得到一些义工,一些真真正正与贫困的人一起生活,一起贫穷的义工。她相信只有自己也变成"最穷的人",被照顾的人才不会感到尊严受到损害–人的尊严,才是最宝贵的。于是两套衣服、一双鞋、一个水桶、一个铁造的饭盒、一张床铺盖,便是这位世界闻名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德兰修女的全部所有。她说:"我是天主手中的一支铅笔。"这表明了她的谦卑、简朴、直接。

故事写与德兰修女的八十六岁生日。当时她躺在印度的一间医院里,患的正式"穷人病"–疟疾,心脏曾一度停顿了一分钟。

她说:"爱,直至成伤。"

多么简单的一条路,多么难走,多么易走。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