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宠与勇气

http://www.douban.com/lpic/s1633141.jpg

离开北京,于我是很大的割舍,同时割舍去的还有这几年在北京买的书。做了两个豆列(12),打算把书送给喜欢的朋友,不过却因为走得太突然,只录入了一小部分,还是艳蕊手快,在我临走前一晚拿了几本。

随身带了两本书。一本是《特蕾莎修女箴言录》,小小薄薄的书,这两年间买了不下五六本吧,陆陆续续地送了出去,送给城市中的朋友,或者旅途中的陌生人。实在不知怎样去形容它的好,好书如同美酒,它只能去品尝而无法形容,任何形容再好都只是隔靴搔痒。

另一本是《恩宠与勇气》。崔雅和威尔伯一见钟情,却在结婚的第十天崔雅被诊断出罹患乳腺癌,这本书,就是记录他们从相识到崔雅最终离世这五年间与疾病抗争的过程。

当然,这样说未免太主旋律了一点。其实两人都是静修者,在与疾病抗争的这五年间,他们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方法去对抗疾病,书里也详细记录了威尔伯和崔雅心理和生理上的种种转变和体悟。

我不知道这样描述大家是否理解。我更担心的是这种描述会变成《绿帽子》开头的独白:"电影一开始,一个男人站在海边上手淫,5分钟后,观众们都会认为这是部毛片;结果他"甭",从里面爬出两只小动物来,观众们都会认为这是部科幻片;镜头拉开,有五万个像我一样的男人在海边上手淫,观众们就都会认为这是部艺术片"(这分明是讽刺黄金甲嘛)–我担心我对这本书的描述,也会让观众产生错觉,以为这是本道德课本、生理卫生课本、动物实验课本或者其他。

显然这并非我的本意。我只是想说明,一本好书是无法描述或定义的,尤其是有关灵性的书。一本好书有许多个侧面和许多深浅不同的层次,能看到什么,完全看读者自己的造化。

其实这本书放在我手上已经有好一段日子了,刚开始看了一小半,后来的没看下去,于是就放下了。隔了一段时间,后来看胡因梦的博客,上面有这本书的连载,一看之下,大为受用,于是决定重新捡起来,好好看看。

这说明人与书的关系其实跟与异性的关系差不多,是要讲缘分的。缘分未到时,你还配不上TA,要么你没看出TA的好,要么就只有仰慕的份。所以急不来,给自己一点时间,反正书是一直在那的。在这点上书比异性要好,让人觉得更有安全感一点,就像娶了个童养媳–我不是说书,是说你–你可以慢慢成长,直到有一天能够理解TA、爱TA。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