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钻

http://www.douban.com/lpic/s1989698.jpg

你可知道,一颗璀璨的钻石背后也许藏着一段血腥肮脏的故事?

非洲的土地为什么是红的?Danny(莱昂纳多)说,是战争的鲜血染红的。然而战争不是为了独立和自由,而仅仅是为了占有,占有象牙,占有石油,占有黄金,占有钻石。

为了占有,军阀连年混战。为了占有,儿童被训练成杀人机器,派上战场。寻找儿子的父亲所罗门说:等他们长大了,和平也到来了。然而当他潜入基地找到自己的儿子时,儿子却已经变成了六亲不认的地域天使。

如果知道这一切,你是否还会购买钻石?

同样的血腥不单发生在钻石行业,也不单发生在非洲。皮草业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想想《可可西里》–在某种程度上,《可可西里》比《血钻》更真实、更有力量,在我们看到高原上被偷猎的藏羚羊的森森白骨,当我们的仇恨正要生起时,我们却看到了另一面,看到了盗猎者无助的眼神,看到了他们因为家园沙化而只能干起五块钱剥一只藏羚羊皮的营生。刹那间,仇恨空无所指,道德和价值判断分崩离析,只剩下我们安坐在城市作为旁观者和法官的沾沾自喜和自以为是,赤身露体,无处藏身。

这不是某个人、某个群体或者某个集团的问题,这是每个人的问题。军阀和盗猎者是罪恶的,商业集团是罪恶的,然而更大的罪恶却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来源于我们世世代代留存下来,而今更变本加厉的贪欲。

跨国协议可以减缓甚至终止钻石的非法卖卖,却没有办法消解人的贪欲。劝说人们停止购买某一类"罪恶"商品亦无法消解,因为贪欲这条毒蛇依旧盘踞在人的心中,怡然自乐。无法从钻石上得到的满足,必定会通过其它途径发泄,或者是别的奢侈品,或者是种种不道德。

也许根本的解决办法是让每个人都觉知到贪欲的真面目,这是圣人们的解决方案。但很可惜,这剂良方仅带来了少数人的心灵解脱,在整体层面,圣人们带给社会的改变实在乏善可陈。并非圣人们错了–对个人而言,觉知的确是解脱的真理,但–社会是人的集合,它有着超越个人的自身特性,正如我们不可能通过改变碳原子而将煤炭变成钻石一样,我们也不可能仅仅通过改变个人而改变社会。要想得到钻石,我们甚至不需要改变原子本身,我们要改变的仅仅是原子之间的联系。

这带给我们许多启示。对个人而言,现代的贪欲来自于我们自身的不安全感。我们怕自己或者害怕别人认为自己不够漂亮,不够年轻,不够强壮,不够忠诚,不够富有,不够有品味,于是假借外物,通过护肤品、伟哥、鲜花、钻戒、名车、房产、学历等等来证明自己。社会的贪欲也来自不安全感,而这种不安全感的根源在于社会为了维持其自身的运作(人口规模、经济规模等)而对需要越来越多资源,当资源有限并且不可再生时,焦虑便产生了。

这逻辑与《血钻》中展现的逻辑类似,不同的是,钻石等奢侈品会引来商业集团的争夺和局部的战争,而对必需品的渴求(能源和土地),却会引发大规模的战争。就算是在稍微好点的情况下,它也会带来经济低迷,通货膨胀和高失业率,这最终又把不安全感转嫁到了个人身上。并且,这种渴求往往是因为一个社会的发展压力而引起,这又有点类似于《可可西里》中盗猎者的选择,很难用道德去评判对与错。

自然,道德评判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它永远不能解决实际问题。我们更关心的,是这种局面有否解决的良方?若无,那我们现在做的一切,包括教育和公益,都只是短期的止痛,并无实质的意义,而人类亦难逃灭亡的命运,只是时间早晚问题。若有,则我们的一切工作,都应调整到加速或者促进这个转变的发生上面来。

资源或许是这个问题的中心。有没有一种不需耗费大量不可再生资源而能发展的经济?知识经济似乎是一个机会,它把经济发展的驱动力从具竞争性的、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变为非竞争、非稀缺的知识,知识会带来新能源和新经济,也许有望能解决当前世界发展的困局。最近的一个好消息是,知识经济兴起三十年来,我们终于等到了一个转折点:"据国际能源组织(IEA)报道,2006年工业国家石油消耗比2005年减少了0.6%。这是近20年来OECD国家石油消耗不断增长趋势的首次转折。" (然而 2006年世界石油消耗总量增加了0.9%,这主要是中国和印度增加了需求)

也许更深刻的变化发生在人身上。现代的人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富裕,也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接触和参与社会工作,这种个人自由的增强也许能逐渐消解整个社会的无意识。这个趋势已经出现,从比尔盖茨、巴菲特到最近的美国财长保尔森,现在的富豪们已经开始更多地关注这个世界。对于此,我们不应嘲笑富人的伪善或者认为这仅仅是特例,毕竟世界上最伟大的宗教是从当时世俗中最出色的王子出家开始的。我们有理由相信,会有更多人加入到这种思考和行动中来,而它成功的关键在于能否成为一场真正的社会运动。

即便如此,我们对未来仍未敢有丝毫的乐观。一个重大的担忧就是人类的犯错成本越来越高,以致已经无法为人类所承担。以战争为例,两千年前的战争只是一小片土地上的流血,一百年前变成了全球的流血,到了六十年前,核武器的出现彻底提升了战争的能量,战争的后果可以影响几代人,永久性地损害我们的土地、海洋和天空。如今,任何一个军事大国的核武器都足以毁灭地球几十次,这给了我们无穷的想象:不需要真正的战争,只需要一条错误的情报或者一个狂妄的领袖,就足以让地球陷入万劫不复。

人类的发展到底是会像抛物线般一泻千里还是像正弦曲线般在回归中前进,我无从得知。人不是一个无意识的种群,这带给了我们这个星球许多伤痛却又给了我们一线期望,人类社会的未来不可预测,却可以依靠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而使它变得稍微光明一点。

对于一部电影来说,我不知道是不是扯得太远了。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