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宗(一):金沙江

上月初在云南时去了其宗,在那呆了两天。一直想把这两天的所见所闻写出来,想的很多,想写的亦很多,所以就总是拖着。这几天在思考时间,尤其是未来的时间这样一个问题。我自小就有一个坏毛病,做事拖拉,特别对于一些重要的事,我似乎总是爱拖延,不到最后一刻不动手。我一直以为是自己意志不坚,心智昏沉所致,但我现在发觉,这背后也许另有原因,也未见得是坏事。重要的事会加强目的感,而目的感往往会让人陷入到现在与未来的鸿沟中。我的拖延,或许是天性对这些目的感的抗拒。克氏对时间有类似的表述,佛说未来之心不可得,我也认同人生从根本上来说并无目的,但世俗的教育总是背道而驰。我们离开已久,回去总是要花点时间和精力的。

这段背景介绍与其宗的故事无关,它仅仅告诉你我为什么要这样写。当一件大事令我生起恐惧然后想逃避时,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忘记要完成大事的目的感,而把它变成每一个此时此刻的小小行动。

这就是你接下来要看到的。

其宗(一):金沙江

冬季的金沙江,碧蓝,清澈,如小家碧玉般温婉,很难让人联想到它跟虎跳峡中咆哮着的是同一条江水。因为枯水期的关系,河水变浅,河岸露出沙滩,就如同母亲露出胸怀,深厚,丰腴,让人产生贴近的冲动。清晨的阳光透过树梢,树影斑驳在沙滩上,混合着薄雾和村庄的炊烟,光影变换,仿佛置身梦中。

班车早上从丽江出发,过了拉市海,向西翻过一座山,接下来的路程就是沿着金沙江前进了。车外除了江水,田园风光亦是一流。虽然是冬天,但田地还是碧绿的,一大片一大片的不时从汽车旁边掠过,平整灿烂,在阳光下焕发着生气。玉米刚收割完,还能看到玉米地中黄黄的梗。让人惊叹的是路边一棵又一棵的柿子树,树长得很高,树叶已落尽,留下来的树干极其张扬,黑黝黝的威风凛凛,更加彰显其生命力,让人心醉,而树上的柿子异常红艳,在背后碧绿的江水衬托下,宛如一幅彩墨画。

这的确是我见过最美好的江水。

我的目的地是一个叫其宗的地方,它处在丽江、香格里拉和维西之间,归属维西县,离丽江大约一百六十公里。我的一个还没见过面的朋友,李兵,在这里办了一个藏族学校,我的一个见过面的朋友,一丹姐,正在学校里做志愿老师。我这次来,是要看看这些朋友,以及他们在的这所学校。

车子到达其宗桥时,时间大概是中午一点,我打通了一丹姐的电话。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