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

下了火车直奔公民中心,里面哀鸿遍野,尤其以四月同学最为抓狂,一问,原来今天是情人节,一帮家伙都是孤家寡人(似乎做NGO的都不容易谈恋爱),难怪郁闷。

今天是情人节,让我们说说爱情。

想起晓阳短信问我:"如果爱情是彼此独立而不互相需要,那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呢?如果真是那样,那爱情中还有些什么得以幸存呢?"

问得好。胡因梦也有类似的疑问:我要的是一份解脱的关系,然而解脱的人还需要关系吗?

爱是什么?这真是个无法回答的问题,我也不打算给出任何自以为是的意见。但一路走来,我相信,二人之爱在顶点处是和大爱重合的,只是,这时候的二人之爱,往往已经没有了世俗的形象。

换一个问题:如果自我的顶点是无我,那为什么还要修行呢?如果真是那样,自我中还有什么得以幸存?

对照一下晓阳的问题,我们可以发现,爱和无我或许是同一个东西,而对应的,世俗的爱情和自我或许又是同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我们也可以叫做执着、欲望或者恐惧。

爱是什么?

爱是星夜兼程披荆斩棘的一路奔赴,伤痕累累来到的却是一座空城。城外花团锦簇,城里却没有任何你想要的人和情感。

爱是微笑地放下手中的刀,安住在城中,不祈求,不埋怨,不焦灼亦不自怜。

这时候,当另一个同样勇敢的人到来时,爱便发生了。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