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今天与明天

每天总是在凌晨记录,都分不清今天到底是哪天了。所以,先定一下坐标,凌晨一点半的今天=12月31日。

昨天在丽江见了三拨朋友。

前晚到丽江,想起了Ray。与Ray和张是去年在雨崩村认识的,当时他们俩是德钦一所学校的支教老师,来雨崩村玩,了解到了那所学校的一些事,当时Ray还在学校,但回去之后就出事了。后来的事很多人都知道,就是后来在各大论坛闹得沸沸扬扬的志愿者反水事件。

再后来,Ray和张在丽江古城开了客栈,靠客栈维持生活,同时坚持做一对一助学。

很巧,上网时看到了Ray在线,但不巧她正在珠海,于是问了客栈的地址和张的电话,昨天中午摸到了他们俩的客栈。

客栈环境不错,价格也便宜,就是位置偏了一点。午饭的时候,问起客栈的经营状况,张说客栈只能勉强维持,但收入显然不如他在昆明时的工作所得。

客栈的网上预订网址在:

http://www.1rest.com/hostels/province25/city9925/h1418/

如果XP看到这篇,建议易休取消收取客栈的订房佣金,或者等我到上海跟你算账。

其它的朋友,如果你要去丽江,欢迎入住笨熊客栈。

下午在张的客栈美美地睡了一个下午,这是我到云南后睡得最香的一个午觉。

晚上7点和云大旅游学院的几个同学见面讨论了丽江的多背一公斤团队建设及工作开展。大家的意识不错,大家对公益、旅游的保护和发展等都有很好的共识。能力也不错,现成的团队就是好呀,马上就能开展工作了。

之后和一个国际NGO的永胜项目点的负责人GJ在小四方街的咖啡馆里聊了起来。GJ的组织在永胜有一个村民的手工艺品生产项目,同时在丽江古城中有一个销售点(就在我们聊天的咖啡馆的旁边),目前销售点的主要问题是利润不足以支持运营开支,原因在于:

  1. 消费者对产品的公益性有所怀疑,影响了销售量
  2. 由于丽江充斥着大量的机械化批量生产工艺品,使项目的纯手工艺品无法销售更高的价格

于是,1×2出来的总销售额就相当有限了。

我的看法是,这个销售点把一个错误的产品在一个错误的场合卖给了错误的消费者。因为:

  1. 错误的产品:没有展现产品的全部价值,没有为产品的独特性提供足够有力的支持
  2. 错误的场合:在本地与量产的工艺品竞争,是以己之短击敌之长
  3. 错误的消费者:旅游者的消费心态普遍比较浮躁,戒备心理强,不容易在匆忙的陌生购物环境中以更高的价格接受公益产品

一个更好的组合是:

  1. 产品:强调手工制作和社会价值,并给予消费者充分的数据和事实支持
  2. 场所:网络或者大城市
  3. 消费者:城市白领

其实,背后更深层的问题是这个NGO并没有专业进行产品营销的能力,同时,组织的使命也使他们不能过多的涉及商业运作(一个例子:这个组织在全球有很多办事处,但他们无法利用办事处进行销售,因为这违反了组织的非营利性原则,也就是说,他们只能让村民自己销售,而无法代替村民销售,哪怕在销售后把利润返还给村民也不行)。于是,解决的办法就很清楚了:

这个组织需要一个商业合作伙伴进行产品营销。

这大概是所有进行此类项目的NGO的共同需求。

思考问题:经济对农村的社区建设是不是一个更好的驱动力?

推论:建立农村小型公司是不是比建立农村协会更好的方法?

我们还聊了很多,关于农村社区建设,关于NGO员工管理等等,给了我很多启发,也给了我很多信心,真是愉快的交谈。

销售点正在装修,估计过几天我再回到丽江就能参观了,期待。

今天去大理,一个潜在的合作伙伴从上海过来,要好好谈谈。

明天是新的一年。过去的一年我过得怎么样?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似乎又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说出来,不是因为匆忙,而是现在还没有细心回顾的心情。

未来的一年呢?没有期望,但有些预测。未来充满了变数,但我似乎越来越享受这种不确定了。

有时间再好好写。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