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一日

早上睡到十点起,收发了一会邮件,中午去陆非的办公室,是一个三居室,他们可以租给我们一间房做办公室,我看了看,条件不错,价钱也相当合算。不管怎么,对NGO来说,昆明似乎都是一个合适的工作场所–足够低的生活成本,足够丰富的乡村(同时也包括了民族、文化、自然)资源。

在昆明韬光养晦半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

下午和孔大哥聊了聊,简单介绍了团队组建的工作,接下来的就是实际的申请和运作了。对于此,马户说:

"你干脆把中国的全部城市加上去吧"

我明白他的意思,不会每个团队都成功或者能成长,但我们必须在不断的尝试中调整和前进。

下午和刘主任聊了聊手工艺品的事,他们在曲靖也有这样的生产项目。我说了我们的设想,她表示非常的欢迎。通过和一些组织的交流,我越来越发现我们的模式是可行的,因为农村手工艺品的生产点并不缺乏,缺乏的是:

  1. 良好的设计
  2. 可到达大城市人群的渠道
  3. 内在价值的体现

而我们的计划,能够解决这三个问题。我们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可合作的基层NGO数量的问题,不过这在初期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事实上,通过手工艺品的生产支持基层的NGO发展正是这个项目的社会意义之一。

回到大脚氏已经十二点半了。洗完澡晾衣服的时候,手机从裤袋滑落,直接穿过栏杆从四楼掉了下去,落地时发出巨大的声响,然后是机体分离的声音,手机的一部分弹了出去。我想:啊,手机要完蛋了,又要破费了。但心情却不焦灼,从容不迫地晾完了衣服,然后下楼。奇怪的是,手机的屏幕依旧亮着,让我轻易地找到了它。捡起来一看,原来是朋友的短信,屏幕还是完好无损,让我大为安心。拨弄了几下,手机居然还能运作,实在让我大喜过望。手机的前面板飞了,像个金属机器人,我在地上找了好半天,把面板找回来,装上,哈哈,除了一些外观的小破损,手机居然完全正常!

太伟大了,我爱索爱!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