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一万里

从昆明到思茅,车过了墨江,高速公路变成国道。路上的风景也从寒冬的萧瑟变成了满眼的郁郁葱葱,车窗外峰峦起伏,仿佛回到了几年前在越南旅行时的情景,真好!

碰到了交通事故,在路上堵了一会。下车看到路碑,2636的数字告诉我和北京的距离。北京下雪了吗?下雪时我们还能一起煮酒赏雪吗?身处温暖的南国,北京就仿佛在另一个星球,连同那些曾经的故事和承诺,一切都显得那么遥远。

我在路上吗?为什么我没有丝毫在路上的期盼和激动?

我不停地移动,是在寻找什么吗?可如果我在寻找的话,为什么一切都显得那么云淡风轻?

是否我们走过一千一万里,才会发现一直追寻的原来就在身上?

今天看柴静的Blog,说到问罗冼河为什么能战胜李昌镐时,罗说:"以前以为要创新,现在觉得其实是发现。"

说得真好。我们强调创新,创造新的理论,新的方法,新的模式。但是我们从来未曾想过,真理一直存在,它无法被创造,只能被发现。所谓的创新,只是因为我们的无知。

创新是技,发现是道。没有发现的心,则无法真正创新。罗冼河从技走入道,所以能战胜李昌镐。

Wei昨天说:原来答案一直在那

答案在哪里?答案就在自己身上。

我们都习惯了向外面寻找答案。心情不好,出去旅行;人际争斗,换份工作;爱得痛苦,换个爱人。这就像饿了要吃饭一样反应自然,甚至不需要思考。于是,我们不停地旅行,不停的跳槽,不停地谈恋爱,就如同不停地跌入同一个坑。

向外寻求从来不能解决问题,它只是拖延了问题,麻木了自我,并累积出更大的问题。

幸运的是,不管我们走多远,不管我们如何在尘世中坠落、沉迷,也不管我们如何背叛自我,解决问题的答案一直跟随在我们身上,不舍不弃。

这个答案就是自己。

只是,很少人能真正面对自己,真正的全然、不带成见的面对自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这时候我们会看到丑陋的自己,那个空虚无聊、充满自怨自怜的自己–它太丑陋,以致我们无法真正长时间的面对,于是,我们会给出一个结论以回避更深入的思考,然后寻找一种外力以回避自己的责任。我们往往期望一种更强的外力–而不是自身的力量–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例如,优秀的老师或者速成的经典等。

在车上看《西藏生死书》,随手翻了两页,有些以前似懂非懂的话,现在懂了。例如,书中说不要追逐心里的念头,我知道是对的,但以前也仅限于知道,一直没能做到。现在再看这本书,发现自己开始做到了。但做到了,却不是因为这本书,而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观察、体验自己的情绪,慢慢获得独立观察的力量后做到的。

于是知道,真理无法被传授,老师只能帮助你描述问题或者答案,却无法代替你去解决问题–真正的解决问题只有靠自己的实证。

在这个发现的旅途上,我们无法依靠别人。再好的出身,再好的教育,再好的工作,再好的老师,再好的家庭,都无法依靠。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我们自己。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