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的天空不下雨

(我在的地方,摄于广州新机场)

飞在云层中,阳光耀眼。

降落昆明时,天色阴沉。

在某一个刹那,我想起六年前第一次降落昆明时湛蓝的天空,和身边的那个人,然后我对自己说,哈,过去了。

算了一下,这次到昆明要见八拨人,不过晚饭一下子就见了三拨,分别是赵叔叔、黑风大哥和猫猫,效率真高。

赵叔叔很高兴,一个劲地夸儿子,完了还意犹未尽,让我们明天继续过来一起吃饭,还安排了我们的酒店,盛情难却,我们也就半推半就地从了。

我喝了大概二两茅台,想起在北京喝一两二锅头就难受得要死的感觉,不得不承认酒与酒的差别跟酒精度数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饭后我们到黑风大哥的俱乐部和成员交流多背一公斤,黑风大哥大概喝得很尽兴,话也特多,给我们上了一趟古今中外历史课,真让我们长见识。

最后,王阿姨开车送我和猫猫到翠湖的青年旅馆。下车的时候,天居然下起雨来,入冬的昆明越发地冷了。

冲进青年旅馆的一刹那,我想的却是:在午夜的翠湖雨中漫步,是怎么样的一种光景?当然,身边需要一个了无心机的朋友,这很难。

发现自己最近的话越来越少了,却越来越容易不自觉地露出微笑,见的人越来越多心却越来越淡然,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身边每个人的心念流转,越来越快乐,越来越沉静却越来越活泼,也越来越淘气。有时候看到身边的一些小把戏,小心机,心里不期然地偷偷一笑,然后闭上一只眼让它过去,真好玩,我偷看了谜底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仿佛恶作剧的作者就是自己。我知道每个人都会看到自己的谜底,只需花上一点时间,例如五年,或者十年。不管怎样,愿我们都快乐起来,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翠湖的青年旅馆非常的糟糕,比大脚氏差多了。四人间像监狱,日光灯像萤火虫,浴室的水开了五分钟还是凉的,等我洗得差不多的时候又突然回光返照地哗啦啦流出热水,让我不得不折服。想到只在这里住一晚,也就忍了。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