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Vista

刚刚看到Vista传过来的日记,知道他病了。恰好我也病了,对Vista的描述颇为身同感受。于是心念一动,关掉所有的聊天窗口,停下手中的一切工作,专心地体味病中的感受。

Vista在病中想起了不同辈分的人,所谓的"六年级"、"七年级",这也许是对老去的年华的一种哀叹。我也曾在病中如此哀叹过,但哀叹的对象却是过去的自己。很有趣,有时候会像过电影一样把自己的岁月重新播放一遍:从无到有来到这个世界上,然后开始在尘世的时间和空间中漂流,慢慢长大,换了牙齿,戴上眼镜,长出胡子然后又天天刮它,读书,毕业,工作,换了无数工作,爱过人也被人爱过,然后,不知怎的,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如果一切能重来,我一定要让这出戏演慢一点。

想想真有趣,自己老得真快。大学时打几个小时的网球都不会累,现在在场上站半个小时就已经受不了了。十月份坐在火车上,闭眼感受自己隐隐作痛的肩膀,心想,怎么会这样呢?前几年不是还好好的嘛。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病来如山倒,而且还不给我任何挽回的可能。

年轻真好!有时不免有这样的慨叹。前几天从恩平坐车到深圳,汽车开上虎门大桥,我忽然就看到了窗外我以前住过的宿舍。那是一栋六层高的员工宿舍,面向珠江的入海口,珠江来到这里已经无比辽阔,放眼望去,远处看不到边的就是太平洋。十年前,我就住在顶层,房间里还有巨大的落地玻璃窗,躺在床上就能看到近乎一望无际的珠江。还记得夏天的时候,经常挂台风,风雨飘摇之下就像大海航行中的轮船,又或是月朗星稀的夜晚,看着渔火点点和远处梦想中的太平洋,仿佛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那个时候张狂得要命,似乎未来的一切都是可能的。

而十年后,我却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在车上静静回味这个当时的少年。

年轻的不仅是身体,还有那似乎无限的可能性。当然,到了这个年纪,慢慢学会过一种更结实的生活,未尝不是好事。

现在病了,已经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专心养病,喝水睡觉。关于过去与未来,它们似乎已不在我的意识之内。

我想,活到这个份上,这个身体对我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但它对于爱我的人却有意义。对我而已,这就是我的父母。想来惭愧,父母给了我这副身体,我却忘了真正的主人,一直以为到手里的就是自己的,疏于保管,有时还任意糟蹋。但我何曾对这个身体负过半分责任?

忽然就想通了,这个身体是要交出去的,或者是爱我的人,或者是下一代,或者是某种未知的无限。在这一个时刻,我只是很幸运地成为了这个身体的托管商。

晚安,Vista。祝你快点好。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