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外

Wei说,她缺乏勇气。尽管她希望投身社会企业,却迟迟没有动手。

我却想到了另外的可能。Wei一直很注意灵性上的修行,探索内在是很美的一件事情,随着探索的深入,人变得更加敏锐,种种习气慢慢清晰、软化、以致最终脱落。这个过程的确能给人以最高层次的喜悦,相比之下,尘世的名利纷扰往往显得俗不可耐,使人心生厌弃之情。

但若沉迷于内在的探索,则会耽搁真正的目标。佛说小乘大乘,也更鼓励人生的意义在于济世度人。但是,在现今这个社会,自度且来不及,又如何有余力去度人?

有时候真的尝试去投入,却发现外在的世界完全是另一套规则。在内在的世界里只需和自己对话,照顾好自己的心,而在外在的世界却要面对种种复杂的人际关系,要学会平衡、斗争甚至妥协,这一切都让单纯的灵性追求者无所适从。

于是,对于认真的人,内在和外在,似乎成了一对永远的矛盾。

关于这,胡因梦描述得很准确:

然而人最难的一件事还是出入世之间的均衡发展。过于入世的人往往脑满肥肠、感觉粗钝,对于生命深处的问题从未静虑过,意识里较精微的层面也从未碰触过,但他们在俗世中的谋生本能、人际周旋和操控物质的能力,却是游刃有余的。过于出世的人则往往敏感得近乎神经质,宁愿耗尽所有的精力思考宇宙人生的大问题,费尽千辛万苦觅得一点精神上的神迹,也不愿把放在屋外的那把上锈的刀拿进来磨一磨。

的确,人最难的一件事还是出入世之间的均衡发展。大部分人在两部分的普普通通,或者左右为难,少部分人在某一方面有所建树,他们是成功的学者、社会活动家,或者成功的商人、专业人士,而只有极少数人能同时在两个方面达到一定的高度。

因为出世和入世是两种态度,也是两种知识。人最难的是同时在两种看似矛盾的态度和知识中平衡和成长。

但我相信,这才是真正的成长过程。只有在内外两个世界都游刃有余的人才是真正自由而强大的人。

社会企业,也许是同时兼顾内在和外在成长的最佳实践之道。形式上,社会企业是纯粹的企业运作,甚至也参与市场的激烈竞争,而在内核,社会企业却是追求社会的内在进步的。这也反应到了社会企业的多重目标上–要实现使命,社会企业往往要满足多重目标:盈利、弱势群体救助、社会影响等,相比于商业企业的利润至上的单纯目标,社会企业的经营显然更需要智巧和平衡,这也为社会企业经营者的自身内在与外在的成长提供了极好的训练过程。

希望我们都能走上这条路,希望我们都能走好这条路。

今天,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大日子,不管是从内在还是外在而言。

对内,我终于看清了某些依赖和渴望(这两者往往相伴相随)。这些依赖和渴望来源于我内心的某种空虚感,空虚感的产生其实很简单,就是我回避和不肯承认它们的存在。而当我真正看到并不再回避的时候,当我完全地承认和接受自己的时候,它们就消失了,包括依赖和渴望,以及空虚感。于是,我斩断了身上的最后一根线。我终于可以比较自由地处理关于我自身的一切了。

对外,关于多背一公斤的社会企业模式的思考终于有了质的飞跃。以前关于公益营销、民族商城等的思路无疑都是对的,但这仅仅是单独的思路,它们无法形成有效的战略布局。于是,这些思路更像是求生时随手抓起的稻草,而非基于对自身和环境深入理解后的有雄心的蓝图。真正好的商业模式应该如公式般准确、简洁而完美,它的背后被一些简单而创新的逻辑所支撑–今天,我终于开始看清这些逻辑,也开始看清多背一公斤在未来世界中的真正位置和作用。

所以,我准备好了,我要由内而外了。

别了,那些高处四望,空城之外还是空城的孤独,别了,那些遍布记号,却无法连结成路的仓皇。

我今天要独自上路了。

和身边的你们。

PS. 今天,设计团队设计了一个非常简洁而优美的logo,我马上把它换成了msn及skype的头像,也希望你喜欢。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