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气了

对不起,刚才生气了。

两件事,第一件:一位在贵州支教的老师,找我谈公益的合作。我让她写了一个方案给我。然后她写了一个宏大的计划,但我看不懂,也看不到里面的可操作性。今晚在msn上我们聊了起来,于是有了以下的对话:

安猪@恩平 | 1KG.org 说:
那个方案,我觉得思路不很清晰呀
xxx说:
想不清晰
安猪@恩平 | 1KG.org 说:
想不清晰怎么执行呢?
安猪@恩平 | 1KG.org 说:
你做的跟A项目的有什么不同呀?
xxx说:
A项目的是一件重要的事
xxx说:
我的是一些贴心的事
xxx说:
就是平常事
安猪@恩平 | 1KG.org 说:
不懂
xxx说:
像帮同学捡虱子
xxx说:
就是可以让人温暖的事

聊了好一会,她还是没说清她要做的事,于是我直接问:

安猪@恩平 | 1KG.org 说:
你要做的是什么事?
xxx说:
帮一个所有老师同学都放弃了的学生
安猪@恩平 | 1KG.org 说:
你要帮一个学生?于是做出了这样一个宏大的计划?
xxx说:
不是

再问:

安猪@恩平 | 1KG.org 说:
你要做的是什么事?
xxx说:
坦白说,我是为了爱一个人

我终于忍不住了:

安猪@恩平 | 1KG.org 说:
那算了
安猪@恩平 | 1KG.org 说:
等你真正想做事的时候再说吧。:)
安猪@恩平 | 1KG.org 说:
等你有状态我们再谈工作吧

最后她问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

xxx说:
我不知道什么状态才是做事的状态
安猪@恩平 | 1KG.org 说:
专注

也许我不应该生气,但我真的不能忍受这种时间的浪费。在时间和资源都很有限的情况下,我会首先关注和分配资源给那些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和如何做的人。

第二件事就不说了,团队内部的一点小事。但也通过同样一件事情的完成,看到了哪些人是真正用了心去思考和完成,而哪些人仅仅是花了十几分钟随便应付的(至少提交的成果给了我这样的印象)。

专注和不专注,决定了一个人的成败。

——————–

补:刚才又重现了一下第二次生气的过程,我发现我生气不是因为糟糕的结果,而是在面对糟糕的结果时拿出种种外部的理由进行解释。

我似乎还能接受糟糕的结果,但却不能接受对糟糕结果的各种借口,在我看来,这些借口比糟糕的结果更糟糕,它代表了对承担责任的逃避。

不管怎么样,刚才我还是生了一会气,但我还无法深入到生气的中心,这也许需要更多的体会。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