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记

这次闭关,是因为发现自己对某些人和事的依赖,这些依赖并非来自信任,而仅仅是习惯或者拥有之欲。不举艰深晦涩的例子,就单说网络,每天挂在上面,不停地收发邮件,打扰别人或者被别人打扰,重复看一些网站–这中间有多少是有意识的行为?还是只是一种下意识的无所事事?

这样的人和事还有很多,这些不单是效率问题–昨天我第一次察觉–这是一种昏沉,是对生活的漫不经心。

当一个人或一件事成为习惯时,这当中没有爱产生,也没有智慧存在。只有当我是全然觉知的情况下,爱和智慧才会产生。习惯是不肯能让我觉知的,因为习惯只是过去的延续,在习惯中没有心的意识,它是死的。

所以我要退出来。生活应该是全然的觉知,全身心的投入,我不想再过以往那种昏沉的日子。

当然,要改变不容易,可以说相当困难。

昨晚十点半看了一会书,然后睡觉。也许是白天睡太多了,竟睡不着。然后听了一段瑜伽练习,虽然听不太懂,不过竟误打误撞地越发精神了。忍不住上了两分钟网,又赶紧趴回床上,迷迷糊糊睡了。

半夜两点醒来过一次,习惯性地上了一小会网,然后又继续睡觉。

早上6点闹铃把我吵醒,掐灭闹铃继续睡,七点起来,听了半小时的瑜伽练习,头有点晕,不过还是坚持起来了。

工作了大概一个半小时,写完一份方案发出去,到了九点半,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醒来已是十一点,看了会书,然后午饭,上网收发邮件,到一点半,继续看书,然后又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迷迷糊糊再次睡着。

醒来是下午三点,开始工作,中间看了会书,思考了一会,上楼顶发了会呆。

然后六点吃晚饭,收发邮件,看书,工作。

晚上九点家里停电,我就在蜡烛下写完今天的记录。

转眼间,一天就要这样过去了。因为是第一天,我做得并不很好,但无论如何,生活比以前规整多了,也简单多了。

我要每天这样执着地坚持自己,像一个孩子,或者像一只蜗牛。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