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儿 小叶儿

傍晚时分,几天不见的叶儿终于上网,msn的第一句话就是:

叶儿 小叶儿 |多背一公斤™ | 1kg.org | 说:
😀 生完罗

我不禁一乐,能把一件大事说得如此轻松有趣的,也只有叶儿了。

和叶儿认识是因为多背一公斤,第一次见面是在去年的广州图片展,当时她还在广州,负责展板的设计。大家一起布置会场,一起参加讲解,还一起吃饭庆功,印象中,叶儿是个很单纯的姑娘,很年轻,总是带着微笑,很乖很听话的样子,被大家当成小孩子,傻傻的,呵呵。

然后叶儿突然就去了苏州,据说是国庆节到那边旅游,然后就喜欢上了那个城市,于是马上回广州辞了职,收拾行装,到苏州落户,找工作,一切都从头来过。这让我大惊失色,妈呀,比我当年奔赴北京还疯狂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

然后是十一月份,叶儿威逼我把她的古筝从广州背到上海再背到苏州。想起我背着一米七高的古筝在上海和朋友Michael在地铁出口接头,活像周星驰电影《功夫》里的两个六指琴魔。

再然后到了今年五月,叶儿告诉我要结婚了。等我们再见到她时,是在杭州的团队论坛,她挺着八个月的大肚子来了,陪伴她的还有她的爱人–十月。

因为怀孕的原因,叶儿容易累,不过她还是坚持完了四天的活动。对于此,我感到由衷的佩服。她能出席已经是奇迹了,我们还能苛求什么呢?

论坛结束,我到苏州叶儿和十月的家小住了几天。叶儿和十月的家很舒服,十月还负责烧菜给我吃(而我则以洗碗回报),我在那赖了好几天才依依不舍跑到了上海。

在苏州几天下来,发现十月真是个好老公,民主、善良、温柔、细心,也非常能干,还会烧菜做饭(比我只会洗碗强多了),叶儿能和十月在一起,真的非常幸福。

而我们也了解到叶儿更多的过去。叶儿柔弱的外表下其实有着非常决然的心性。考大学时,家里亲戚希望她到北京学美术,并资助她在北京的学费,但她毅然拒绝了,一个人跑到了广州学习。再之后,因为一次旅游而毅然抛弃广州,只身到苏州落户,又闪电式的恋爱,结婚,生子……

就是这样,非常柔弱……但却会突然转身,从不犹豫。两种矛盾的气质集中在叶儿身上,非常让人着迷。

过去的事,叶儿总说得很轻松,就像她说"生完了"一样。叶儿也许还没有那么多的经历以到达返璞归真的境界,但不能不承认这轻松里有一种天生的悟性。叶儿总是很恬然,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你很容易就把她当成一个非常普通的小姑娘。但这姑娘却丝毫不普通,她也许不太聪明(不要扁我),但很真,很单纯,很勇敢,所以她要比我们这些聪明人要过得幸福。

我相信,幸福真的不是必然。幸福永远是我们选择的结果–但这中间要经过多少次勇敢的放弃?我们又有多少人有叶儿这样的勇气和信仰?

有一句话一直没说:在我认识的女孩子中,叶儿是气质最像小龙女的一位。Anyway,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高的评价。

罗里罗嗦,已经不会说话了。我其实想跟叶儿、十月、还有小叶儿说:我爱你们,祝福你们永远幸福。

最后分享叶儿最近的一篇日志:

10月25日

目的地

一个小生命即将从我的肚子诞生,它不断地用行动向我问候,频繁地提醒我它的来临。这是我的孩子,它身体里流淌着我的血液,此时与我血脉相连.我不断地抚摸它,幸福、责任、温暖首先向我包围,夹杂一丝丝不安和眷恋,还有几分惶恐。一时间,我多了几重身份—-妻子和母亲,我原以为离我很遥远事其实已经是事实了。

这样的改变是因为去年的一次苏州行,我只有一个简单的理由–喜欢苏州这样散漫和精致的城市,旅行中的目的地是没有人会认真的。后来我想在这个城市住上一住,也因为当时某些于我觉得重要的人的远去,我想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一些改变。

我想女人的潜意识里都是缺乏安全感的吧,在我心里对于安全的要求是抓住身边觉得信赖的事物,有时是一双手、一个眼神、一句话语。于是有许多令我觉得踏实的原因让我留了下来,或者这些安全也有我自己给的。

我想爱上一个人应该是既可以平淡相处、油盐柴米,也可以琴棋诗书,携手天涯的,人生就应该有许多不同的内容和感受。

是的,因为有了更多的身份,我会努力让自己更完美,即使人生有许多的不完美。

等待我的突然来临的小宝贝。

————————–

还有情诗一首,也是从叶儿的博客里看到的:

情诗一首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措–六世达赖喇嘛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