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

说实话,我是有点绝望的。我终于开始触及到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它如此强大,足以掀翻我所有的从容。

Wei和Anne,两个女人,聊起过去,童年,以及对今日的种种影响。然后,问我:

"你们为什么分手?"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措手不及,我曾在某些场合回答过这个问题,但在这个夜晚,在这样的场景,当Wei关上了房间所有的灯,当蜡烛点起,当我们慢慢触及内心最深处的秘密时,这个问题就对我的存在有了格外的意义。此时此刻,那些曾经的答案就如同瞎子手中的蜡烛,不但无用,而且可笑。

在这一刻,我只能沿用那些错误的答案来抵挡和掩饰,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和勇气去思考问题的正解,这让我看到了自己不合时宜的虚弱。我终于发现,原来自己从来没有真正面对过这个问题,我只是用一些借口来让自己良心安定,并且给自己案件已了结的安全感。

两个女人把话题转到别处,而当我重新回味曾经的一些场景时,真正的答案也慢慢浮现。这个答案在昏暗的夜里照得我无地自容:

我还没有真正爱过。

那些曾经美好的片段,那些自以往是爱的情愫,当我再次检视,原来都是别样的感情–在这些感情里,我从来没有完全忘掉自我,真正投入到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中。

所有的情感,都有微妙的自我的存在。我只是在习惯,在容忍,在索取,在依赖,但从来没有真正爱过。

刹那间世界仿佛崩塌,一段生命中如此重要的经历的真相竟然是如此不堪,在晚上稍后的时间,在第二天的火车上,以及在一些个人独处的场合,我都感到了世界的摇晃,感到了沮丧,甚至绝望。

尽管如此,我还是继续往生命的深处探索,并且逐渐看到了这种崩塌背后更深的因缘。简单来说,这种爱的能力的欠缺来源于我的童年,从小的经历让我有了极强的自我保护意识,以致无法全身心地接纳另一个人。

这其实是一个长长的发现旅程,也许它应该放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毕竟现在已经很晚了。

此时此刻,在事情发生了几天之后,我开始慢慢地恢复过来了,并且以一种有趣的眼光打量自己。不是吗?原来我心中还有这样一块荒地,还有这样一片花园等待开放。

就让它慢慢开放吧。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