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郎

回到北京,屁股还没坐热,同居的室友兼房东R就睡眼朦胧地跑过来,"安猪,我和K明年1月21日结婚,你来给我做伴郎吧。"

啊???

时间过得真快。和R认识已经超过八年了。八年前的R还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年,却已经在社会上"混"了两年。之前我们在BBS是灌水的盟友,初次见面是在98年五月的一个晚上,一干网友见面夜宵然后唱K。初次见R是惊艳的感觉,外型极酷,伶牙俐齿,唱歌更是超好听。

R是写程序的,毕业于广州一家叫不出名的大专,整个学生时代是在逃课打架的叛逆中度过,他能顺利、安全、四肢完好地毕业,我觉得是一个奇迹。听他讲过去与老师和其他年级学生的斗争经历,总让人神往。我在想,这个二十岁的少年,他将会有怎么不同寻常的未来呢?

那时R的工资不高,却过得简单快乐。因为"出身"不好,R工作很努力,他也颇有天份,程序写得很好。因为这,2000年R离开广州,到北京闯荡互联网。据说R在北京的日子相当舒适,但却一直没存下什么钱。

再然后到了01年,我也去了北京,他却跑到了深圳。

再次见到R时,是在02年,当时他活得很潦倒,打算回北京重新找一份工作。

然后我们又走到了一起,再然后我们还做过一段时间的同事。

有时候R也很迷茫,在工作中看不到方向。我总是劝说他换一个环境,而R似乎有许多的压力,来自爱人,来自家庭,更多的来自他的性格和世界观。R似乎特别害怕不稳定的生活,他不敢轻易地换工作,也不敢去长途旅行。

我们似乎换了一种性格。R的生活慢慢变得稳定,而我却一反年轻时的状态,不断地变动,不断地出行。

说实话,对于R逐渐走向平常的生活,我心里其实是有些失落的。有许多次,我都不自觉地说起我们初见面时的日子,说起那时候的快乐和张扬,每说到这些,R总是摇摇头,稍微有些无奈地笑着。

也许我不该回忆起那些过去的好日子,好日子甜美,却不能作饭吃。生活还是实实在在的工资、房子、老婆……现在的生活,也许是最适合R的吧?

不管怎样,R现在很幸福,这就很好。

这十年间,和我最熟悉的,除了前女友,就是R了。我们即使长久不见,但总是心心相印的信任。

R歌唱得很好,R年少张狂。我眼中的R,永远是我98年第一次见他的时候。

——————-

且慢,有这么老的伴郎吗?我要问问老妈,到底这样合不合规矩?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