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

此刻我在列车上,马上就要离开上海。从八月份开始,辗转深圳、恩平、广州、平遥、北京、杭州、苏州和上海,我开始体会到一种不同的旅途。

见了很多朋友,不停的忙碌,不停地思考。大部分时间住在朋友的家里,但仅仅是过客,一个睡觉的场所。

这就是所谓的旅居吧。不是旅游,因为我不为观光而来;也不是居住,因为这始终不是自己的家。

这种生活并不容易习惯,最大的不适应在于没有自我的隐私空间,在这个过程中我几乎没有任何的私人生活,这让我感到很郁闷。

但想到我未来会有相当的一段日子会在这种不安定中度过,也就释然了。

人是需要一个家的。昨天团子姐姐问我旅途中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想到了四年前(居然也是十一月),在甘南的旅途中,我病倒了。但很幸运,我住在一个藏民朋友的家里。我的藏民朋友是一个初中的女学生,我的一位成都的朋友在甘南旅游时认识了她。她的理想是当一名导游,于是–朋友在知道我要去甘南后,就让我带了一些英语图书和磁带给她,我也顺理成章地住到了她家。

那时我已经在外面走了两个月,来到一个相对舒适的环境,我马上病倒了。朋友的妈妈在家照顾我。我躺在床上,天天要睡到早上十点,睁开眼睛,老妈妈正在庭院静静地劳作,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屋中的灰尘明暗幻灭,仿佛我脆弱的身体。

看到我醒来,老妈妈会为我承上早饭。她不会说汉话,只会看着我笑。但我却感到莫名的感动。
在团子姐姐面前想到这一切,也许也是因为我此刻也在另外一个旅途中,也在等待一次安静的停留吧。

也许我真正面对的是自己的不安全感。一些固定的东西总让人放心,例如家,例如感情,例如稳定的工作,这些固定的东西成了一个原点,于是你的世界有了坐标,你也有了位置。

我需要这样的坐标吗?还是我要去发现新的坐标?

也许我正在发现的途中。火车已经开了。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