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与否

下午和剑峰聊天,剑峰说最欣赏我的(也是我和其他公益组织领导人不同的)是我的快乐和幽默。

但我知道,我有时候并不快乐。甚至在刚才上传照片看着照片里去年遇到的贵州、广西、云南等地的孩子们时,我是伤感的,因为我知道我也许永远不会再见到他们。

当然这只是我偶尔的小伤感而已。我不能保证自己是快乐的,因为从个人角度,我永远有未曾解决的问题,未曾满足的期望,或者无法克服的欲望。

但在另一方面,只要专注到多背一公斤里,我便几乎总是快乐的。也许投入进去,就能忘记许多个人的东西,如汽车、房子、感情等等。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