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采访(节选)

Q:给读者们简单介绍一下"多背一公斤"吧,这个项目发起的时间,它所号召的,它的理念,它的努力方向等。

"多背一公斤"鼓励旅游者在旅途中进行举手之劳的公益活动来帮助贫困落后地区的孩子,同时让自己的旅途更加有趣和有意义。"多背一公斤"通过传递-交流-分享三个简单的步骤为旅游者带来丰富的旅游体验,并实现良性的公益循环:

  • 传递-出行时多背一公斤,把文具或书籍等带给沿途贫困落后地区的学校或孩子;
  • 交流-旅途中与孩子们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开阔彼此的视野,激发信心和想象力;
  • 分享-归来后通过1kg.cn网站分享学校信息和活动经验,发动更多朋友参与。

我们的理念很简单:每个人都可以为世界的改变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当有千千万万人在做同样的事情的时候,它的力量是强大的。

我们会努力让这种公益活动更方便、更有趣、更有效,同时我们也努力创造更多简易有效、富有乐趣的公益活动。

Q:到目前来看,"多背1KG"的组织定位是什么样的呢?

简单来说,"多背一公斤"是每个人参与公益活动时那只"隐形的手"——我们设计出简单有趣的公益活动,我们为参与者提供学校的信息、参与的方法和指南以及分享的平台,我们也努力让每个人的成果能够更有效地记录和传播——但我们不直接参与(甚至也不直接组织)公益活动,我们把参与的乐趣留给参与者,并且通过参与者的全程参与,让他们能够更方便地接近公益(至少是更全面地了解公益)。


Q:援助偏远地区的学校和孩子们,我们直接想到的更多的是支教,"多背1KG"选择了另外一条和旅游有关的方式,你现在回头想想,觉得这样的方式和支教相比有什么优势和不足呢?因为现在旅游发达的地方很多已经算得上脱贫了,"多背1KG"在这些地方能够起到它所希望的效果吗?

我想这是两种不同的方法,甚至连目标也不完全相同。你觉得向大众传播交通安全知识和为交通事故受伤者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哪个更有效?至少我没有这个智慧能够做出肯定或否定的回答,多背一公斤和支教之间的比较也是如此。
多背一公斤的重点不是扶贫,它更注重精神和能力上的东西,我们期望通过平等的交流能为乡村孩子展示一个更广阔的世界。我想,只要存在着城乡差距,这种交流都是乡村儿童需要的。

Q:在"多背1KG"的活动当中,你想得最多一件事的是什么?

我要如何改变,才能做得更好。

Q:在"多背1KG"的"媒体报道"里面我们看到了华商报和麦当劳参与的一次"多背1kg"活动,我个人来看是比较难过的,一个小时的捐赠仪式和十分钟的沟通交流时间成了鲜明的对比。你对这种商业气息浓重的活动怎么看,你觉得"多背1kg"在以后应该怎样处理好公益和商业这看起来是两种截然不同性质的活动的关系?

没什么难过的,成长中的经历而已。我们不能保证不犯错,但可以尽量避免同样的错误犯两次。
我们不反对任何事情——只有当我们不反对时,事情才有可能被我们改变。在我们看来,公益和商业并不矛盾,就像读书和恋爱并不矛盾一样——因为恋爱而不及格,只能怨自己无能。

Q:"多背一公斤"给你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什么?

一颗更柔软而坚定的心。

Q:听说"多背1KG"已经在和投资人谈合作,那么如果有资金支持,也就是赞助,"多背1KG"会成为比较商业化和炒作化的行为吗?

旅游业的发达往往会让旅游区的小孩养成向游客伸手要钱或糖果的习惯,这往往做为商业化的恶果而被旅游者诟病。
而在雨崩支教过的徐老师却在她的日记中写道:"后来到明永,沈越说那里的村民很富裕,他的学生从来不会向客人乞讨。我突然明白,文明的发展还得依赖于经济的推动。雨崩的陋习是缘于他们的经济水平太低,像古木因为想吃糖所以会向游客讨要,只有生活水平提高了,吃糖不再是奢侈的事,才能彻底改变乞讨现象。"
在商业化这件事情上,我们也没有答案。

Q:"多背一公斤"公益网站的运作模式,如何进行组织与开展活动,这种新型的公益组织形式与传统的公益活动模式有哪些不同?

一般的公益活动都通过公益组织去组织活动,参与者只能在"别人"的"管理"下进行活动,甚至只能参加活动的一部分(例如捐款),而在多背一公斤,每个人都
自我管理,并且全程参与活动,每个人都可以发起和组织活动,每个人都可以直接面对他的活动对象(乡村儿童),每个人都能够自由地发挥他的能力和智慧,甚至能为活动带来重大的改变。

多背一公斤的组织理念是基于信任和分享,而非控制。

Q:像"多背一公斤"这样的草根公益组织在运行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哪些是最主要的,哪些是自身难以解决的?

主要的困难还是:
1、对于我们远大的理想,我们还缺乏足够的有理想的实干家。
2、我们在做的,可参考的经验很少,这需要我们有足够的勇气,同时又要足够谨慎。

没有自身解决不了困难。如果真有,那么这个组织的目标和定位本身就有问题。

Q:在您和您的志愿者参与这一民间公益活动的过程中,你们的思想有哪些重要的领悟、转变?

1、做好事也要精益求精

以前激发我参与志愿工作的是"沙滩上的海星"的故事

:一位老者在清晨退潮的沙滩上行走,他看到一位年轻人正在捡起落在沙滩上的海星扔回海里,老者奇怪地问:"沙滩上的海星这么多,你这样一条条地救有用吗?"年轻人捡起一条海星,说:"对这条有用",然后使劲把它扔回海里。

这就是我最初参与志愿工作的动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好事,莫问结果。

但发起多背一公斤后,我发现,作为一个志愿工作的管理者,你必须站得更高。你可以不计较自己的付出,但你必须要为你的成员的付出负责,让他们更方便快乐地参与,享受到更好的回报。所以你必须设计更好的公益参与方式,更有效的系统,以及更多的激励。

我现在常挂在嘴边的,是"做好事也要精益求精"。

2、更多

以前我以为乡村的孩子是可怜的、无助的,但事实上他们是快乐的、有教养的。

以前我以为公益必须是专业的、严谨的,现在我发现,每个人都可以做好公益,而且可以很快乐。

以前我以为做公益必须要对孩子们负责,现在我发现,孩子们的命运是掌握在孩子们自己手里的,我们能做的只是去聆听和去接受。

关于负责任这件事,以前我以为应该对孩子负责,应该对参与者负责。现在我发现,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负责。孩子们对孩子们负责,参与者对参与者负责,我们对自己负责。如果每个人都对自己负责,那就天下太平了。天下不太平,往往是当我们想为别人负责的时候。

以前我总以为世界应该怎么样怎么样,现在我发现,我能改变的只有我自己。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