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们在一起”

周日去建外SOHO看了“我们在一起”的活动,这是一个以进城打工者为主题的公益宣传活动,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下午有一个讨论会,从一楼的入口走到二楼的会议室,沿途有很多民工的彩塑,蓬头垢面,面目模糊,一如城市民众印象中的粗俗,有的低着头,有两个甚至还跪倒在地上。走进会议室,四周是巨大的黑白的摄影,照片中的民工呆立着,愁苦的脸,仿佛连周围的建筑都在压迫他。

讨论是一位联合国的工作人员主持的,是一个年约五十的东南亚妇女,黑,瘦小,却有着慈祥、平和而睿智的脸,看得出来是经常和贫苦人民打交道的人。讨论的主题是民工的艺术,邀请来的嘉宾有诗人、演出家等等,他们都是长期和民工接触的人,但很遗憾,说了很久,他们更多的是谈论如何在与民工的接触中获得了升华。

我想我来到这里想听到的是他们与民工一起进行了什么工作,有什么样的成功和经验分享,以及如何扩展我们的行动等等。衡量我们工作的成果不是我们自己得到了什么升华,而是我们工作的对象有了什么变化,我们的行动是否让他们过上了更有尊严的生活,但很遗憾,这些我通通都听不到。

我又想,这种所谓的“升华”到底是什么呢?说穿了,不过是一种虚荣和自我满足罢了。

在最后总结的时候,那位联合国的工作人员谈到那些彩塑和照片时,说:“It hurts me!”我想,如果我们只是抱着施舍的心态去行善,如果我们把他们看成可怜的、低下的,那么表现出来的就如同彩塑和照片中的一样,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漠然和隔阂,这种态度,对每一位有真正平等精神的人来说,都是一种伤害。

在真正的平等和尊重建立起来之前,一切的慈善都是虚伪的。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