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那个最惦记我的学生–茨里拉苏

徐老师是去年在雨崩支教的老师,这是前两天她写的文章。最后一段说得好,我想不单是老师,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发现孩子身上的可爱和善良之处。

昨晚将近12点有一个雨崩电话,不是阿茸老师家的,因在外面玩没听到,我很担心,在雨崩打长途很难,而且又是这么晚,会不会是没内脏有什么重要的事找我。我有时神经很脆弱,特别害怕在半夜接到电话或短消息,那意味着可能有什么重大的而且是不好的事情发生。但看到电话时已经是12点多,雨崩村民睡得早,打回去不方便,昨晚在忐忑不安中失眠了。

今天查到那个未接电话是学生茨里拉苏家的,我有些放心了。中午打给没内脏,他不清楚昨晚的事,只知道茨里拉苏打过好几次我的电话,打不通后,她会跑去问没内脏,为什么徐老师的电话打不通,是不是手机号码换了,得知我的号码没换后,她又担心地问是不是徐老师生病了。我听了很内疚,之前三年级学生都把家里电话抄给了我,也记下了我的手机号码。我离开西当完小那天,凌晨六点就走了,在赶往德钦县城的路上,学生用家长的手机打过好几次电话,因车上噪音太大我都没能听到,而当时归乡心切,顾不上这些细节,我一直狠心地没有打回去。上次打电话给学生,带头哭得最凶的也是茨里拉苏,我不太会安慰人,何况是让我牵挂的那些孩子。之后不敢再打电话给学生,想他们的时候情愿听录音,录音中的声音都是快乐的,而电话中的每一句话都让我鼻子酸酸的。

十分钟后,我再打电话过去,没内脏叫了一些学生过来跟我说话。第一个接电话的居然是我最喜欢的学生,大青梅次里,我让他听自己的录音,他开心地笑了。接下来是茨里雍努,可惜没有她的录音,我问她最近学习怎么样,她笑嘻嘻地说,不好。我能想像她说这句话时的神态,肯定是歪着脑袋,吐着舌头,笑咪咪的样子。我还听到小青每次里怯怯的声音,好像被人推了一把,才敢拿起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在上海,他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放下电话逃走了。之后,格茸定主、白马其素、次里都吉、茨里珠玛都重复地问:老师,你在哪里。我不厌其烦地回答我在上海,他们跟小青每的反应一样,似懂非懂地哦一声。上海这对他们来说过于遥远,是一个无法想像的世界。但以后他们有机会走出去,上海又是一个最想知道的地方,因为他们经历的四任义教,三位都是从上海过去的。在他们心目中,上海差不多跟老师划上等号了,三年级学生的作文中也多次提到以后要去上海读大学,到上海找老师玩。

可惜茨里拉苏去阿其素家吃饭,没接到我的电话,我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如果在场估计又是泣不成声,我承受不了这么多孩子的泪水。我让没内脏转告我的歉意和谢意。我对茨里拉苏一直是心怀内疚的。她是一个典型的“差生”,从三年级留级到一年级,到现在学习成绩还是最差的一个,还有很多不好的习惯,不喜欢梳头,不喜欢洗脸。我帮她梳过头,头发因经常不梳理,大部分已经打死结了。脸上一些沆沆洼洼都是污垢堆积的后果。她经常穿着一条肥大的破旧裤子,腰带很松,稍微一用劲,裤子就往下掉,露出小屁股,引来同学的一阵嘲笑。她妈妈把裤子缝紧,她可能觉得不舒服又悄悄地剪松,裤子要掉的时候就用手往上提一下。我去雨崩之前看过她照片,第一感觉这个孩子像乞丐一样脏,我一定要纠正她的卫生习惯。见了面发现她比照片中还要脏,头发还要乱。对她的个人卫生习惯,我最多责骂一番,但她还有抄作业和撒谎的恶习,我固执地认为学生成绩不好没关系,但品德不端正是我最不能原谅的,只要被我发现她不诚实,我就会拿起教鞭狠狠地打她手心,直到她哭着低头认错。

学生经常跟我提起,她读二年级的时候很怕老师,经常逃课。有一次躲到厕所中,同学发现了报告老师,她被抓回来后腿打得几天不能走路。还有一次她躲到家里床底下,老师和家长派人到处找,天黑了都没找到,大人们急坏了,生怕出意外。后来她奶奶发现床底里露出一条腿,这才把她揪出来。我曾笑称,可以专门写一本关于她逃课的书。到了我手上,她依然是挨打挨骂最多的学生,但奇怪的是一个学期下来,除了生病请假,她从来没有逃课。尽管她老是改不了撒谎的毛病,但最终还是会告诉我实情,承认错误。

对于这个让老师头疼的女孩,阿茸老师试着跟我商量,是不是把她定为弱智学生,这样她以后升学容易些。我坚决反对,她的学习成绩确实很差,简单的算术题,有时一年级学生都可以算得比她快,但并不代表她弱智,对她放弃希望。圣诞节那天,我举行了学业颁奖仪式,茨里拉苏获得了“最有礼貌奖”。我告诉所有学生,为什么茨里拉苏能得到这个奖,每次我擦黑板时,她都会问老师要不要帮忙,虽然粉笔灰尘太大,我不能让学生受罪,但很感谢她的善意。冬天水冷,我要洗手的时候,茨里拉苏会帮忙拿开水壶倒热水给我。每次放学,其他学生一轰而散,只有她会一直等在门口,帮我锁好学校门,然后拉着我的手去她家吃饭。为此其他学生的奖品都是游客捐赠的文具,只有这个奖项的奖品是我自己买的一套塑料刀叉。

很多朋友问过我在雨崩有什么感受,我说教了学生很多,也从学生中学会了很多。就如茨里拉苏,一个不爱干净不爱漂亮的女孩,却是老师最想谢谢的学生,一个被老师责罚最多的“差生”,却是雨崩最惦记我的人。她教我明白,老师眼里不应该有差生和优生之分,每个学生都有她的长处,有善良和可爱的一面,老师的职责就是发现她的优点,并告诉她,在某个方面她是最棒的。有机会我想再告诉茨里拉苏,老师一直都记得她的帮助,她的礼貌,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还想跟她说声对不起,我当她的老师时,没有给她足够的关爱,却得到她那么多关心和惦记。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