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安猪:做好事,要有趣

http://www.hangzhou.com.cn/20050801/ca1010968.htm
2006年2月19日
《杭州都市快报》

这个中国人,提出了一个新的公益理念,就是如何使做好事变得有趣起来。他不愿意标榜崇高,他说:最美妙的是做一些既有意义又有趣的事,这样才会让人乐此不疲。也许恰恰是过多的负担和责任使志愿活动无法持续。

他的博客“ 安猪的日记”入选2005年度德国之声中文博客大赛,有评委这么说:这是互联网社会网络的新应用,是现代社会NGO组织的新模式。

通过电子邮件和MSN采访安猪,据说他的MSN现在有好友400多人,所以在MSN的对话总是断断续续的。了解安猪更多地则是通过阅读他的博客“安猪的日记”,渐渐地,他的形象通过那些文字和图片清晰起来。

到乡村旅游的路上多背一公斤给孩子

2002
年的某一天,我写下了自己的三个理想:
———让自己变得更宽容,更善良,更勇敢
———周游世界,写一本书,用眼睛和文字记录这个世界的美好
———尽力帮每一个值得帮助的人

这两年给我的最大教诲是:必须献身一个崇高的理想,为这个世界的美好而不是为了自己活下去。这个教诲给了我内心的宁静和力量,它让我从平时的琐碎、偏激、自私和傲慢中慢慢超脱出来,投入到一个更广阔的人生中去。

这段文字安猪写于2004年,那时,他正在筹建一个网站叫“
多背一公斤”。在安猪的设想中:出行时多背一公斤,把文具或书籍带给沿途的贫困学校或孩子,旅途中与孩子们交流,传递知识和能力,归来后通过网站进行反馈与分享,让更多的朋友参与。

安猪说:一公斤意味着什么?四五本书?两三件衣服?一包文具?一公斤也许只是你行李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重量。可是,这小小的重量对于一个贫困的学生来说,也许是一份珍贵的礼物!

一次偶然的对话促生了一个爱的行动

安猪是余志海的网名,他1973年出生在广东省江门市恩平农村,安猪是他的英文名字Andrew的音译。10年前安猪大学毕业,在广东电信部门工作。出于对北京的喜爱,2001年他辞职来到北京。现在,他是北京某体育媒体网站的商务经理。

和许多都市里的年轻人一样,安猪喜欢旅行,喜欢走在路上感受人生。每次旅行,安猪的内心都被城市和乡村巨大的差距所震撼,尤其是看到那些孩子天真、善良的眼睛。在2004年之前,安猪所有的想法只是基于天性里的良善,并没有具体的方向。

“多背一公斤”的设想源自一次偶然的对话。那是2004年4月,安猪的一位朋友从云南旅行回来,他和安猪说了这样一件事,在一个偏僻山村,他遇到了一位支教的老师,这位老师托他向另外一个村子里的两位同行传达这样一句话:你并不孤独,坚持就是胜利。

原来,有那么多人已经身体力行在帮助那些孩子了,他们承受孤独也感受着快乐。在那次聚会后,安猪明确了自己的想法:在旅行途中多背一公斤。如果有成千上万这样的一公斤,那么,它的价值就不可估量……

2004年9月,四川“
幸福公社”户外俱乐部在成都率先响应了“多背一公斤”。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广州、上海、北京的旅行者已经自行组织了20多次活动,参与人数超过200人,活动遍及湖南、广西、贵州、云南等地。捐助文具超过10000份,书籍超过3000本。“多背一公斤”公益旅行网站,成了他们分享心得,交流经验的地方。

安猪很喜欢王小波说的这句话:一件事必须有意义同时有趣。因为光有意义是责任,光有趣则是娱乐,都无法长久。

他说:做事情,能简单就简单,只有把简单的走通了,才能慢慢扩展完善,不要一开始就让它复杂化。安猪不愿意把公益行为标榜为崇高,他只看重是否做了能做的。

旅行者与乡村的平等对话

在安猪2月18日凌晨发给记者的电子邮件里,他写道:“在丽江石头城的宝山中学我给初一的孩子们上了一堂课,我让孩子们逐个走到讲台前来作自我介绍和描述自己的梦想。我发现每一位学生都有自己的梦想并且为之而奋斗着,他们需要的不是怜悯或者怜悯式的捐助,他们独特而有尊严地活着,值得我们每个人理解和尊重。从这些事你可以看出多背一公斤的根在哪里,它植根于一种真正的平等,和基于平等之上的对话。”

如果说最初的“一公斤”只是提倡扶贫,那么现在的“一公斤”更注重的是平等的精神上的交流。

娟子是广州的一名文员,是目前2000多名“多背一公斤”注册会员中的一员。2月17日晚她参加了广州地区“多背一公斤”小组的活动,一直到18日凌晨一点,才有时间接听记者的电话。那晚,有24名会员参加了聚会,他们讨论了“城乡交流计划”,这项计划将着眼于城乡学生间的交流。

娟子是2005年4月知道“多背一公斤”的,她说:以前就有这样的想法,却不知怎么去做,那时感觉找到了“组织”。娟子说:在活动中,觉得和孩子建立交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些孩子很多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很少有人真正关注他们的内心。所以在黔东南一个小学的校长曾说“:物质的匮乏还是可以克服的,但真正的问题是观念和信息的落后。”

娟子说的这位校长,是安猪他们2004年7月随同“
贵州西部阳光”等志愿者组织考察时遇到的。他的这句话启发了安猪。不久,“一公斤”的活动指南上有了这样的内容:通过1kg,您还能做什么?自备信纸和写有回邮地址并贴上了邮票的信封,在见面时交给孩子,让他与您长期沟通;下载并打印若干梦想卡片,鼓励您所遇到的贫困学校的孩子写下他们的梦想……

娟子在后来去陕西等地旅行的时候,都把贴有邮票的信封留给当地的孩子。在“多背一公斤”论坛,ID为大闸蟹的网友贴出了来自广西桂林龙胜中学廖佛音同学的信,廖佛音是孤儿,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现在读高二。她在信中写道:自从失去双亲,我变得沉默起来,更害怕在众人面前出现。现在,我不再觉得自己缺少父爱母爱,自卑感也渐渐消失。阿姨,谢谢您,您的爱心,赋予了我永恒的记忆。

50 岁的哈哈姐收到孩子来信最多

娟子提到在北京的网友哈哈姐收到来信最多。哈哈姐叫范晶薇,是目前参加“多背一公斤”活动年纪最大的网友,今年50岁。在昨天中午接听记者电话时,她刚在网站发完春节前去福建旅行的帖子。在这次旅行中,她带去了书籍和“一公斤”特制的信纸、信封给孩子们。在电话里她说:“这种交流是双向、互动的,我觉得这样做比给他们钱有更大的快乐。”

范晶薇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有20多封,印象最深的是她在2005年春节去云南元阳县旅行认识的小艳,小艳目前读初二。在通信的过程中,范晶薇感受到了孩子内心世界的变化,从开始对贫困家庭的抱怨,到后来对生活充满憧憬。小艳在信中说:阿姨,以前,我一直也没有与您提起过我的未来,就是由于我怕不可能会实现的,但我现在不管会不会实现,我只想与您说出我的心里话:当村里的人生病到处找医生,我就决定要当一名医生!我要为这个理想而奋斗。

在春节前,范晶薇还给小艳邮寄了《学习改变命运》等书籍。

同情不是公益,正如同情不是爱一样。同情不可能长久地激发一个人的爱心和行动,在这一点上,安猪更相信“ 快乐”的力量,而快乐源于沟通和交流。

你多背一公斤或许改变他的一生

2月17日晚,在广州“多背一公斤”小组聚会的同时,安猪和他的伙伴也在北京聚会,2006年他们要做些什么?怎么做?整晚,他们一直热烈地讨论着。

在电子邮件里,安猪说:“多背一公斤”的长期目标:就是让公益成为旅途中的乐趣。在2006年,安猪和他的伙伴要完成8个省份15条公益旅游线路的知识系统化;完善1kg.cn网站的建设;组织至少6个地方团队……

也有会员赋予了“多背一公斤”新的内涵。在上海的Heidi和Jeff
3月12日要结婚了,他们给安猪发来了结婚典礼的策划方案。Heidi和Jeff是在新疆自助游旅途认识的,所以策划了以旅途、爱为主题的婚礼庆典。他们希望为西北地区渴望学习的贫困孩子做些实际的事情,于是在婚礼的设计中,加入了一个主题为“多背一公斤”的小型义卖会,准备了十二份各具特色的纪念品当场拍卖。

Heidi说,拍卖的钱大概会有一两千元左右,这些钱可以用来买书给山里的孩子。

上海的“多背一公斤”活动小组也要在3月13日-3月16日ispo新国际博览中心举行“多背一公斤”图片展,同时进行公益旅游路线的收集,并准备在3月下旬去安徽歙县霞坑小学、中学公益探访。

刘润是“ 捐献时间计划”的发起人。在给安猪的邮件里,他说:你的“多背一公斤”计划很有意义,这可能会改变那些孩子的一生。

安猪许下新年第一个愿望

在2005年最后一天,安猪收到了丽江树老师发来的一条短信:安猪你好,首先祝你新年快乐,你还好吗,如果有机会我真的很想让我们的孩子出去走走看看。谢谢你,这对他们的将来会有很大的帮助。现选了三个同学,其中王X是男的。真的很感谢你安猪,拜托你了。

原来新年前,曾有一个“西南五省二十个师生来北京过寒假”的活动要安猪提供需要帮助的孩子名单,但这项活动后来搁浅了。

安猪在2006年许下的第一个愿望就是:不管怎样,都要在暑假组织一次乡村师生的夏令营活动。

安猪在日记里写道:2005年9月份到贵州白碧,文老师告诉我,“山里孩子期盼的是和外界交流的机会”。只有让他们体验到了不同的命运,并感受到了外面世界的善良和美好,他们才会勇于并且乐于去改变环境。而这,恰恰才是我们应该并且能够奉献给他们的。

“多背一公斤”给安猪的人生带来了很大的改变,他说:我要感谢我遇到过的每一个生命,是你们让我加深了对世界本质的认识,并且促使我严肃思考这个问题:在我身后,我应该给这世界留下什么?

多背一公斤:百度一下,找到相关网页约85,000篇。
http://join.1kg.cn – 多背一公斤工作团队招募网址
http://1kg.blogbus.com 多背一公斤博客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