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并不崇高的网络行动

这是一篇中青报《冰`点》周刊没有发出去的报道(原因请见我msn space 1月24日的日志),不过我觉得写得很到位,特转贴出来,和大家分享。

不标榜崇高的网络行动
记者:江菲

当被问及为什么会为德国之声中文博客2005年度大赛推荐"多背一公斤"时,安替的回答出乎意料:"靠,blog圈很有名的,不知道不可能啊!"

的确,GOOGLE一下"多背一公斤",约有73万项查询结果,大多数出现在不太为人所知的论坛,以及私人博客及博客链接中。不需要专门找,你很容易就能了解它­的内涵:所谓"多背一公斤",就是希望旅游者在出行时多背上一点书籍和文具,带给沿途遇到的贫困学校和孩子,并且和孩子们一起交流,带去实用的物品,更为孩子们­送去自己的温情……

这个口号是一个网名叫安猪的小伙子的发明。一年多来,已有有据可查的200余人加入了这一行动,足迹遍布四川、广西、云南、贵州、山西、河南等地的30余所中小­学。安替为这个他一再推荐的集体博客注解说:这是互联网社会网络的新应用,是现代社会NGO组织的新模式。

但安猪最初的想法可没这么成熟。2004年4月,在一位从云南归来的朋友的接风宴上,安猪听到了这样一件事。当地一位支教老师请这位旅行者为另外一个村子的两位­同行传了两句话–"你并不孤独。""坚持就是胜利。"

安猪当时被"触动"了,"话外意思其实是:他们很孤独。"在饭桌上,他跟大家商量:能否号召旅行者多背点东西带给贫困地区的老师和学生,让他们真的感到并不孤独­?

说干就干!第二天,安猪就起草了一份计划书,这个想法从"多背一点点"明确为"多背一公斤":"一公斤意味着什么?四五本书?两三件衣服?一公斤也许只是你行李­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重量。可是,这小小的重量对于一个贫困的学生来说,也许是一份珍贵的礼物!一公斤的书籍或者衣物,价值可能只有几十元,但是,如果有成千上万­这样的’一公斤’,那么,它的价值就无可估量……"

但与其他公益活动不同,计划书的最后,安猪希望大家帮助他解决一个问题:"如何使这个项目变得更加有趣?"

于是,在众多支持者当中,反对声音出现了:这不是有趣的事,而是社会责任。

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安猪微微笑着,重申他说过千百遍的"生活哲学":为什么不能做一件有益又有趣的事呢?这是矛盾的吗?为什么一定要把生活在贫困地区的人想像得­苦大仇深?为什么不能把这种行为变成给双方带来快乐的事?……

安猪也是北京另一个志愿者组织的成员,一度志愿为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辅导功课。但他很坦然地说,项目没进行多久,他便产生了一种"低效率"感:"我觉得我的付出与­孩子的收益不太成比例,就是说,如果我把这些时间用去赚钱,用这些钱给他聘一个好家教,也许会对双方都更有利。"

低效率感使他产生了厌烦,从而开始"系统地思考志愿者工作"–"最美妙的是做一些既有意义又有趣的事,这样才会让人乐此不疲;也许恰恰是过多的负担和责任使志­愿活动无法持续。"

"我们要考虑到,人首先是自私的。"他说。

没有大范围宣传,仅靠口耳相传,"多背一公斤"就得到了"驴友"(自助旅行者)们的认同。2004年8月,在成都举办了第一次活动,随后,在上海、广州成立了分­站;紧接着,"多背一公斤"的项目网站正式开通,"一公斤"渐渐成为自助旅行者人人皆知的名词。最有趣的是,曾有两个来自不同城市的"一公斤"志愿者在同一个村­子碰上了,他们并不相识,其中一个"仅仅是听说了这么个想法,便去做了"。

一个简单理念的提出,竟能成为一股小小的风潮,这是安猪没想到的。"这个社会的很多人都有行善的愿望。"安猪开始笃定这一点,"只不过没有找到一种不那么累的行­善渠道。"他暗含的意思是:不用怀疑自己的善意是否被截留,自己的捐赠是否被贪污,或者担心是否会陷入一次骗局。

当然,"一公斤"也遇到自己的问题。有人问:这样背过去,为什么不在城里直接邮寄过去呢?那样成本更低。这样你一公斤,我一公斤,效果才多少,十个人才十公斤,­还不如直接寄学费。

带着这些问题,安猪进行了调查。2004年7月,他随同"贵州西部阳光"等志愿组织考察。其间,当地一位老教师的话让他记忆犹新:"物质的匮乏还是可以克服的,­但真正的问题是观念和信息的落后。"不久,"一公斤"的活动指南上便加上了这样的话:

通过1kg,您还能做什么?自备信纸和写有回邮地址并贴上了邮票的信封,在见面时交给孩子,让他与您长期沟通;下载并打印若干梦想卡片,鼓励您所遇到的贫困学校­的孩子写下他们的梦想;下载我们提供的少儿读物书单,与老师和孩子们沟通;下载我们提供的游戏说明,通过做游戏,增加您与孩子深入交流的机会和趣味性;把您的旅­途见闻、照片、梦想卡片等发到网站,以便捐助者之间交流经验……

"如果说最初的’一公斤’只是提倡扶贫,那么现在的’一公斤’最注重的是平等的精神上的交流。"安猪说。

"我真是觉得这样做比给他们钱有更大的快乐。"被称为"哈哈姐"的北京网友范晶薇摆弄着自己这一年间收到十几封信说。年已半百的哈哈姐是"一公斤"最年长的参与­者。去年春节,她到云南元阳县旅游,顺便带了十几个贴了邮票的信封,分发给她所住村落的孩子们,没想到,真的有回信了。

小艳在最初的信中,只是抱怨"家里穷""没有钱上学"之类的事,但很快,哈哈姐发现了她的变化。在去年7月2日的一封信里,她写道:"阿姨!您不是说:滴水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一滴滴水的汇集成江河,能产生汹涌澎湃的力量!所以,我把您写给我的信,带给我的书都给我们班看了。我有个姐,她说她也想参加’多背一公斤’­的志愿者活动……"

小艳所说的志愿活动是帮助"一公斤"到附近的学校去调查:"在我去调查的过程中,让我受到惊讶!老师问,这都要钱吧!我一听,就跟他细细的(地)讲述了一下,才­愿意告诉我所没有的学习(课程)……"

由于交通不便,四个月后,范晶薇才收到了第三封回信:"阿姨,我真的很高兴老天让我与你相识。认识您,让我改变了我的人生。自从我看了您寄给我的那些书后,使我­真正感悟到了人生,使我大胆地想我以前不敢想的那些事……以前,我一直也没有与您提起过我的未来,就是由于我怕不可能会实现的,但我现在不管会不会实现­,我只能想与您说出我的心里话:我希望长大后能成为一名’白衣天使’……当村里的人生病到处找医生,从我眼前一闪而过,我就决定要当一名医生!….­..我要为这个理想而奋斗……"

指着几乎每封信都有的"欢迎您再到我家来玩儿",大大咧咧的范晶薇若有所思。"这种精神上的快乐是通过钱和物质得不到的,"她说,"我们是平等的,他们拿我当家­人、当朋友。而且,这种快乐是双方的。"

翻着为下一次出行准备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与儿童的对话》,范晶薇似乎已提前进入到那种快乐里去了:"他们最喜欢书!我要给他们念这一段:为什么有贫穷与富有­……"

哈哈姐的经历给了安猪莫大的信心。他习惯给出这样的比喻:"这就像我们给生病的朋友带去一袋苹果,我们其实只想表达我们的重视和关心,并不关心朋友是否把苹果吃­了,或者给别人吃了。"

"为什么要把自己当成治病的医生呢?"他反问:"我们只是个探望的朋友而已。不要把自己想得那么伟大,我们没有改变世界的能力。"在他看来,过于完美的理想,就­是追求者的负担。

不过,让安猪高兴的是,这种"平等交流"的原则也渐渐在"一公斤"志愿者之间形成。关于诚信,关于是否有负作用,关于是否真能满足对方的需要,以及可持续性的讨­论,始终在网络上持续。

"我们是没有边界的。通过讨论,大家可以分享别人的想法,也能更明确自己的想法。我们从不’要求’大家怎么做,只是’建议’,谁都可以有自己的方法。"安猪说。

同样,他对自己的"要求"也并不高。10年前从大学无线电专业毕业,供职于广东电信部门。出于对北京的喜爱,2001年辞职到京。因为是率性和"不想干得不高兴­",先后换过几家公司。每逢辞职,他就会背起背包,全国各地转,因为"喜欢享受另一种生活和文化的可能性"。

但现在似乎没法过得那么潇洒了。结束朝九晚五的工作后,晚上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租住的房子里,泡在网上。他的工作,就是"为大家提供交流和信息平台":更新网­站、管理论坛、通过MSN或QQ与大家交流……仅他的MSN联系人,就有300之众。或许正因为此,大家几乎都淡忘了他的大名,而坦然地称呼:安猪。

"我们不标榜崇高,只看重是否做了能做的,给大家提供一个可以轻松而快乐地帮助他人的模式,仅此而已。"

摸摸自己的小平头,这个32岁的小伙子突然笑了,"这事儿有那么严肃和复杂吗?如果大家都能举手之劳献点爱心,为什么不呢?"
转而,他又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我做得并不好,我可没收到哈哈姐那么多回信。"

虽然,也有人指出:"多背一公斤"可能影响的人和地区都很有限,毕竟,大多数旅行者没有机会到地处偏远的小山村里去。

但仍有人给了出这样的评价:"他提出了一个人的道德和理想,而非圣人的道德和理想。因为道德和理想一旦脱离人的能力就会变得空洞无力。如果人人都能践行这种举手­之劳帮助他人的生活哲学,世道人心将会变得温暖点儿。"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