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的体系

中午饭饱后无事翻看MSN Space的旧文(一种自恋的表现),发现了这篇转载的《什么是Web2.0》,其中的一段是这样说的:

  参与的体系

  一些系统被设计为鼓励参与。在丹·布莱克林(Dan Bricklin)的论文“共用的丰饶”(The Cornucopia of the Commons)中,他指出有三种创建大型数据库的方式。第一种,已经由Yahoo!来体现了,就是付费给人们来实现。第二种,由开放源码社区的经验启发而来,就是让志愿者来完成同样的任务。开放目录项目(Open Directory Project),一个Yahoo的开放源码竞争者,就是该方式的产物。但是Napster体现了第三种方式。因为Napster将其默认设置为自动为任何已经下载的音乐服务,任何用户都自动地帮助建立共享数据库的价值。同样的方式已经被其他所有P2P文件共享服务所采用。Web 2.0时代的一个关键经验在于:用户增加价值。但是只有很小一部分用户会有意来为你的程序增加价值,而不怕麻烦。因而,Web 2.0公司均进行了这样的默认设置,即作为程序通常使用方式的副产品,来聚合用户数据并创造价值。正如上面所指出的,他们在搭建那种用户越多则效果越好的系统。

  米切尔·卡普尔(Mitch Kapor)曾经指出“体系是策略”。参与是Napster的本质,其根本体系的一部分。

  同更经常被引用的所谓“吸引志愿精神”的原因相比,这种体系结构上的洞察力可能更能抓住对开放源码软件成功的本质。互联网、万维网(World Wide Web)、以及像Linux、Apache和Perl这样的开放源码软件项目的体系结构,均是这样一种设计,使得作为一种自动产生的副产品,谋求其自身利益的用户们创建着集体的价值。这些项目中的任何一个都有一个很小的核心、一种设计良好的扩展机制、和一种让任何人来添加任何合乎规定的组件的方式,不断增长着被Perl语言的创始人拉里·沃尔(Larry Wall)称为“洋葱头”(the onion)的外部层面。换句话说,这些技术通过他们本来的设计方式,体现着网络的效应。

三种创建大型数据库的方式,与公益的现实是多么类似呀!第一种对应着NGO模式,通过专门的工作人员完成公益工作;第二种对应着传统的志愿工作模式,通过一定数量的志愿者的参与来完成公益工作;而第三种,目前能找到的例子不多,不过,我们的多背一公斤无疑是其中的代表。

严格来说,这三种模式本身并无优劣之分,在速度、质量、参与性、影响力等方面各有长短,它们都有各自适合的场合和环境。

但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无疑更喜欢第三种模式。它代表了一种更加快乐、自由和平等的参与方式。

回头看看一年多前,在国内Web2.0还没流行的时候,我在回复OCEF的Jenny的文章中评论维基百科时就指出了(再次为自己的洞察力自恋一下):

“维基百科是什么?是一本百科全书吗?不,它代表了一种新的行为模式和信任机制,一种基于“平民化”而非“专家化”的行为模式和信任机制。在“专家化”的模式下,某一部分人享有对参与、知识、信任和判断更高的特权(尽管这种特权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意的),项目的质量依赖于专家的质量;而在“平民化”的模式中,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自由参与,知识公开流动,彼此信任,判决由大多数人的意志决定,项目的质量依赖于项目的规则和参与的广度。

当这种模式成功的时候,它不仅可以产生一本百科全书,更可以产生无数人类协同工作的成果。

那么,1kg呢?1kg与维基百科的理念惊人地一致,它倡导的是一种简单易行、人人皆可参与的公益行为。在这个理念的指引下,1kg通过提供一个平台,让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到旅游公益活动中来,让每个人都可以为项目做出贡献,让每个人都可以是调研者,捐赠者,或者是监督者,甚至是项目的建设者——既然一位普通的网友也可以是合格的百科全书编辑,那为什么一名有爱心的旅游者就不可以是优秀的志愿者?”

给予参与者更大信任,赋予参与者更多权力,这就是我们的理念。而如何让这种参与更广泛、更有效,这正是我们要努力思考和实践的。有趣的是,这种思考和实践也是完全开放的,它不是一个小圈子的活动,每一个参与的朋友,都可以成为这个活动中的一份子,为它的完美贡献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在原地坐享其成。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