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报道

今天北京的《新京报》和上海的《新闻晨报》均专题报道了多背一公斤,其中《新京报》还用了一个整版。
不过,《新京报》的标题“多背一公斤,但‘不负责任’”和文章《视频聊天》中的一部分内容却让我不太满意,后来让两个朋友看了,他们说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也许,是我太敏感了?
不过,报道这样写也有我的责任。先自我检讨一下,最近的态度有点张狂,上次网络采访就把上海的毛记者给噎了,采访了一半就没了下文。这次和《新京报》的美女记者的交流也存在一定的问题,也许是我潜意识里的反叛?我不太接受传统的志愿工作模式,也不太接受用传统的志愿工作价值标准来评论多背一公斤。这对我来说无疑是正确的,但对一个对多背一公斤了解不深的人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可理喻?
还有一个没完成的成都的sue的采访,做完了这个就闭关一段时间,好好过年,也好好反省一下。
今天收到了来自上海的八封项目团队的报名邮件,看了《新闻晨报》在上海的读者还是很多的。
但北京的一封没收到,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想起来,多背一公斤是在北京发起的,也一直以北京为基地进行讨论,直到今年六月以后,其他城市的活动才陆续展开。可是,从目前团队状况来看,北京的进展是最慢的,基本还是停留在散兵游勇状态,这又是为什么呢?
值得大家去思考。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