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上了《时尚先生》

《时尚先生》2006年第一期,《Web2.0》专题中的一篇。
安猪 多背一公斤
文/戴佩良
每个人都多背一公斤,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改变?2004年4月18日是个星期天,一个叫安猪的网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最初的想法是集合起一群热爱旅游的志愿者,搞支援云南、西藏等边区的活动。号召人们在旅游时多背一公斤的书和衣服,为当地人搞募捐。随后就有了这个公益性的群体博客:“多背一公斤”

事实证明,多背一公斤,也许可以使人们走得更远。

短短一年半的时间,这个群体博客得到了很多志愿者的支持。据安猪说,目前他在北京、上海和广东,每个城市都可以调动大约30个左右的志愿者来从事一些公益事业,此外西安、武汉、成都等地,也都有各行各业的志愿者……

我面前这个1973年出生于广东江门市恩平农村的年轻人,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的神态表露出了一种发自内心的从容和自由,一如“多背一公斤”网页上所展现出来的那些孩子们如水晶般纯洁的眼睛。

这个三岁的时候就被过继到城市里养父养母家中的年轻人,由于养母是个体育运动员,他从小生长在一个强调纪律与服从的环境之中,这让他一方面变得有教养,但是另一方面则使他性格封闭——敏感、缺乏安全感、谨慎、内向、不自信。创办“多背一公斤”,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为了克服自己性格中的不安——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别人,这将是他人生最重要的原则,此外,还有一个原则至关重要,就是要让自己活的开心。

这种想法,影响到了他对“多背一公斤”的思考——他相信人性是自私的,而人生是为了追求快乐,不是为了受苦的。所以“多背一公斤”强调的不是责任和义务,而是快乐、参与、分享,甚至可以说完全是一种心灵的享受,让公益成为生活中的乐趣。

也正是因为很容易参与,又能有所收获和乐趣,才会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很多人都需要这样一个方式来表达善意。这种基于对人性了解与宽容,正是“多背一公斤”的成功之处。想一想,如果叫“多背三百斤”,还有多少人能坚持走下来?

然而,对于安猪来说,他们很快就不满足于单单是书本和衣服的捐赠。对于这个群体博客来说,更重要的意义是利用互联网技术让知识自由流动,这才是最关键的目标所在。或者说,中国西部落后的根源,比物质更缺乏,同时也更重要的,是思想、意识和能力的缺乏。所以“多背一公斤”这个群体博客未来五年的目标,是帮助100所边远地区的学校,能够通过互联网与外界交流。

毫无疑问,“多背一公斤”这个博客本身给安猪的生活也带来了改变,他觉得自己变得更加的宽容,因为看到了很多不同的人生,会试着去站在对方的换位思考……比如为什么农村要多生孩子?不是因为农民傻,而是中国的资源严重向城市倾斜,在农村,人口是实实在在的劳动力,如果家中只有一个劳动力,那么一旦出现伤残病故,那么全家就会破产。而多生多育,虽然生养要辛苦一些,但是却可以降低破产的风险。

作为一家民间的公益组织,安猪他们在以什么来生存?事实上,这两年以来,他一直在各地旅游,这依赖于他以前的工资积蓄。不过,春节前后,他依然准备去找一份工作。尽管“多背一公斤”不拒绝商业,而且已经有了一些商业资助。但是,他们依然还是树苗,需要时间才能成长到自立的阶段。

安猪讲了一个小故事,可以解释他目前内心的这种安宁:一个小浪花,看到前面的大浪花被岩石撞的粉碎,感到畏惧和害怕,旁边过来的海浪对它说,不要怕孩子,你是大海的一部分。只要你能看到自己是大海的一部分,那么很多负面的情绪都是不必要的。安猪说:“很多时候沮丧和绝望是因为我们没有忘记自己。”

作为中国目前互联网和NGO(非政府组织)结合最好的一次尝试,“多背一公斤”正在赢得越来越多人的敬意,尽管那些外国的评委们无法理解NGO在中国的意义,因而使“多背一公斤”两次与世界博客大赛的奖杯失之交臂(木子美和安替分别向世界博客大赛推荐过“多背一公斤”),但是,对于安猪来说,以前的社会,他并没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而现在则有了博客和机会。

再看一看“多背一公斤”上那些孩子的眼神吧,他们都不富裕,但是每一个孩子都是非常快乐和天真地活着,并不是蹲坐在城市里的人们所想象的那种苦大仇深的样子……

背上一公斤,去看看他们(她们)吧。


看完的朋友,如果您觉得多背一公斤好,不妨在您的下一次旅途中进行多背一公斤。如果您想让多背一公斤变得更好,欢迎加入我们的项目团队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