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好呀新年好

12月31日是个特别的日子,这天发生了几件特别的事。

第一件是北京下雪了,这是我05年第一次看到下雪,自从看了《如果爱》之后就盼望着北京下雪,没想到居然是在最后一天,奇妙!

第二件是收到了一条短信。其实那天的短信就像那天的雪花一样纷纷扬扬,但刺痛我的一朵,却是和新年无关的。

是丽江的树老师发来的:

“安猪你好,首先祝你新年快乐,你还好吗,如果有机会我真的很想让我们的孩子出去走走看看。谢谢你,这对他们的将来会有很大的帮助。现选了三个同学:和XX,初三,和XX和王X是初中一年级,其中王X是男的。真的很感谢你安猪,拜托你了。”(注:和是当地少数民族的姓)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位媒体的朋友很支持多背一公斤,于是联络了一家企业谈赞助西南五省共二十个师生来北京过寒假的事。由于时间紧,谈的同时我这边也在联系学校,让学校的老师提供师生名单——当然我也没说死,毕竟这事没到最后是不能说成功的。

后来事情没成。也没什么,本来我就不抱过高的期望。我做事就是这样,顺其自然,时机不到的,先放一放。只是,我没想到树老师会写一条这么认真的短信给我。

让山区的师生出来大城市看看,这对他们有多重要?这在国内的民间助学圈一直众说纷纭。去年ngochina.net组织过一次山区孩子到北京参加科普夏令营的活动,在几个助学网站都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反对的声音主要是只能有少数孩子参与的不公平和反差可能对孩子有负面影响等等,有兴趣的可以看看相关的帖子。

自然,对“现实主义”和以交流和分享为主题的多背一公斤来说,这些反对都不成为理由。最初有这个想法的,是在九月份到贵州白碧和老师们喝酒提到的,文老师告诉我,物质上的困难是可以克服的,但山里孩子期盼的是和外界交流的机会。我想起ngochina的事,于是问文老师,组织几个师生到大城市看看怎么样,文老师当即说好——既然老师说好了,我便记下了。

然而我也只是记下而已。直到收到树老师的这条短信,我才突然发现这样的活动对山区的老师和学生有多么大的意义。

也许让老师和学生们看到外面的世界,会燃起他们对未来的向往。

也许通过与城市同行和同龄人的交流,会让这些乡村的师生坚定起未来的信心。

也许这几颗小小的种子回到山区,会带动周围的乡村,开出一片美丽的花园。

他们真正希望的,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然而,只有让他们体验到了不同的命运,并感受到了外面世界的善良和美好,他们才会勇于并且乐于去改变环境。而这,恰恰才是我们应该并且能够奉献给他们的。

我的2006年第一个愿望就是,不管怎样,都要在暑假组织一次乡村师生的夏令营活动。我有这个决心和信心去获得足够的资源来让这个活动成为现实(哪怕让我承担相当的费用)。

具体操作上,主要的障碍在资金上。我计划通过两个途径去解决:

首先是商业赞助,关键在于我们是否可以提供足够的回报(主要在媒体上)。

其次是商业运作,如纪念品销售(一公斤T恤?去年就提过的),图书出版等。

我个人不赞成公开的个人募捐和义卖。

由于这个活动不是多背一公斤目前的主要工作,我会成立一个特别的项目组来进行实施。有兴趣、有想法或者有关系的朋友都可以通过一下方式联系我:

Email: 1kg.project@gmail.com
MSN: andrew@163.com
Gtalk: 1kg.project@gmail.com
Skype: andrew_yu
QQ: 11424823(比较少用)

最后送上一首苗族小朋友唱的《新年好》(谢谢陈烟!),愿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更好的2006。

是这几个小朋友唱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更多她们的视频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