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深处有人家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石头城最让人震惊的是在第一眼看见的时候。从丽江出发,开过五六小时,从宽阔的柏油马路,到水泥路,到石路,再到泥路,我们仿佛倒着走完了一遍人类的道路史。然后司机说,没路了,下车,我们走下去。这时候,我们看到了石头城。

这是一块巨大、突兀的石山,在金沙江边拔地而起,不高,却孔武有力。山顶是平的,面积不大,上面却密密麻麻地分布着百余所民居。民居的外面,有一圈古城墙,城墙北面,是唯一的出口。这样的布局,有其历史因缘。据说元朝初年,忽必烈攻打云南。蒙古铁蹄踏过之处,自然摧枯拉朽。唯有少数木府人马一路奔逃,逃到了现今的宝山。他们在我们眼前的这块山崖上建起了房,筑起了城。由于山势险峻,元朝军队久攻不下,不得不悻悻而退,木家因此得以保存。

弃车往下走,石头城身后的金沙江逐渐显露出来。黄色、浑浊的江面,宽约四五十米,在下午五点的夕阳下远远看去,蜿蜒晦暗,貌似平静,实则水流湍急,潜流暗涌。江的这一边是石头城,另一边则是高大巍峨的太子山,这是徒步到泸沽湖必须翻越的高峰,而石头城就在这崇山峻岭中,遗世独立,卓尔不群。

下山进入石头城的途中,会经过一大片民居,这是因为随着人口增多,村民在对面山坡上建起来的新城。虽说是新城,但距今也有三百年历史了。

我们入住的是城里唯一的客栈,木家客栈,从名字可知是木府的后人。城里主要有两姓,一姓木,一姓和。姓木的是当年的贵族,而姓和的就是当年的老百姓了。

我住在二楼最外面的一个房间,东北两面都有窗。推窗看去,能看到对面新城密密麻麻的房子,远处的崇山峻岭,以及山下一路奔流的金沙江。

其实金沙江不是用来看,而是用来听的。必须是在晚上,关上灯,打开所有的窗子,和衣而卧。这时候,江风呼呼地从窗子灌进来,金沙江的流水,就这样随着风呼呼地灌进你耳朵。这是一种低沉、隐约却极有气势的天籁,它穿过身体,让自我消失。又或是在阳光灿烂的上午,在走廊里斟上茶,和朋友静静地发呆,聊天。闲散的时光,哪里也不去,什么也不想,你会立刻发现丽江古城的拥挤和浮躁。

世外桃源——有那么几个时刻我想到了这个词。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不过反映了我的虚伪。其实我充其量也就不过在这里呆上两天,然后带着自我陶醉的满足而离去。但真要呆上更长的时间,我是无论如何不愿意的。石头城,对一个短暂的过客来说也许是天堂,但对于年年月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它并不是一个幸福的所在。他们需要沿山开荒,每天为那少得可怜的耕地而奔忙。平日信息不便,没有更多的娱乐。到了农忙时节,又要匆忙收割,换取并不丰裕的金钱。

这次我们刚好赶上农忙,印象最深的是在金沙江边碰到一位妇女,背着满满的一箩筐南瓜,足足有七十斤重。而她仅仅穿着一双最普通的解放鞋,就这样在陡峭的山路上往上背,走得比我们还快。这身手,足以让满身装备的户外发烧友们汗颜。

也许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可以说明我们之间的区别。我们在木家客栈吃饭,一般都是我们开一桌先吃,然后客栈的大姐一家在旁边的另外一桌吃。我们吃的基本是瘦肉和各种蔬菜,大姐烧菜的手艺不错,每次我们都吃得十分过瘾。直到后来,我们看了看旁边桌上的菜,才发现,大姐一家吃的,只是最普通的炒洋芋而已。

原来,我们的旅行,其实也不过是看风景而已。所谓的体验,过的还是城市的生活。

(待续)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第一眼的石头城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对面山坡的新城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早晨的天光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石头城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石头城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石头城上白云飘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午后的时光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对面的新城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金沙江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天色渐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从石头城看新城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原图

我们可爱的司机,胖金哥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