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交流会

“我是个受过伤的男人,请不要再找我了。”

当微风(ngocn 的现任老大)找我做一次NGO的交流会时,我几乎就想用这句话来拒绝她,但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于是也就从了。

其实我挺害怕在NGO行业的交流会中做发言嘉宾的,皆因NGO的同学们都很可爱,批判精神特别强,而且说起话来一套套的,实在是威风凛凛,帅死了。

我掌握不了这套行业的话语体系,口才又不好,发言的内容更不入专家前辈们的法眼,自然每次都被拍得鼻青脸肿而归,这些在我的博客中都略有记述,不表。

如果专家前辈们是抱着批判的精神去参与交流的,那么作为一个后辈兼行业的边缘人,自然只能抱着学习的态度来参加了。虽然我从一开始就不怀疑我们的方法是错误的,现在也更加确认,不过了解不同立场的人从不同角度的质疑,总是能让自己的思维更加严密一点的。

于是乎发现,一直忙着批判的专家前辈们似乎还是老样子,而我们每次学一点每次学一点,竟也开始前进了。

这次交流的主题是”人人皆可志愿者”,缘由是ngocn的第一期交流会请的是老陌,主题是志愿者的形形色色,老陌这厮在会上大谈找志愿者一定要高门槛,找最好的,不好的一概不能要,在当时的现场很是引起了一些争论。精明的微风同学有见及此,便想到了让我来和老陌PK,不过天不随人愿,老陌不在昆明,于是交流会就变成了我的个人批斗会。

坦率地说,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跟各个组织自身的使命、方法、服务人群等等密切相关,不可能有一个一刀切的答案。这个我在交流会一开始也说了,所以也不在博客里讨论这些是是非非了。

倒是记得几个有趣的问题:

Q(观众):多背一公斤为什么采取这种志愿者主导的方式,而不是专业NGO的服务方式?

A(我):完全是因为我的无知。在零四年的时候我只知道志愿者,对于NGO这个词我连听都没听过,于是自然而然地就采用了志愿者为主导的方式。

Q(观众):如果当时你用NGO的方式来做多背一公斤,你觉得它会比现在发展得更好吗?

A(我):如果我用NGO的方式来做的话,我可能会先写一份项目计划书,然后去筹款,筹到了钱之后再去启动……

会后我想了想,这个问题问得真好。如果我用NGO的方式来做的话,结果会是什么?也许是在零四年抱着计划书的10.0版胎死腹中,于是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多背一公斤”这个词;又也许经过几年的”正规化”运作后,成为了一个非常主流(同时又是非常平庸)的NGO,每年忙五六个或者七八个项目,为了生存而去追逐那些并不合适的项目机会。

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运。因为它让我们突破常规的方法(仅仅是因为不知道),凭借自己的信仰去行事。我们的信仰是什么?信任每一个人的能力,相信人们连结起来可以产生智慧,而这种智慧可以超越专家。这样的话在今日以专业化为主流的NGO很少提及,因为这将危及专家的地位。但慢慢地我们发现,这种大众的智慧是有可能产生的,而我们也在慢慢地接近这个目标。

无知还让我们保留了一种品质,那就是创业家精神。因为我们不把自己当成一个”纯正”的NGO,于是也就不像一般的NGO一样把做项目、向基金会筹资作为机构财源的默认选项,这反而让我们更关注组织的健康和用户的需求,同时也更关注外部的机会和资源。尽管这样活起来不容易,但至少有盼头。

于是就想起了那句话:

Stay Hungry, Stay Fool.

昆明交流会》上有4条评论

  1. 最近我比较喜欢这句:FOLLOW YOUR HEART.

  2. 我欣赏安猪的方式。
    最欣赏的,也是这种对大众的信任。

  3. Pingback引用通告: 我最欣赏安猪和多背一公斤的地方 | OurDearAm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