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Google被墙

昨晚在火车上,用手机上饭否,发现里面一片哗然,原来是Google被墙了,Google.com、Gmail、Docs、Reader等一律访问不了。今天下午到了北京,发现Google又恢复正常了,Google被墙这件事居然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

我倒没有任何幸灾乐祸的意思,易地而居,如果我昨晚也在网上,是否也这般慷慨激昂不得而知。人在特殊的遭遇前,愤怒、沮丧、无力都是正常的反应,没有什么好批评的。

不过在火车上,隔了这么一段时空,反倒有一些不同的思考。How to change China? 躺在轰隆的列车上,这个问题蹦了出来,并一直盘旋着,挥之不去。

我想首先的是要摆正位置。我们这些网络P民,其实是少数派。当然,这不代表五毛们就是多数派,他们同样的也是少数派。真正的多数派,是那些普通的百姓,而他们并不会天然地倒向P民,于是,就产生了目标和战略的问题。

P民的目标不是五毛,而是大量的中间派。打击五毛只是手段,而且是众多的手段之一,真正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争取越来越多的普通百姓进入P民的阵营。

重点争取的群体大概有两个,一个是权益受侵害的弱势群体,另外一个是年轻人群体。

第一个群体的争取应交给更多的专业NGO来进行,尽管现在中国的NGO在专业性和社会动员能力上面都很不争气,但也唯有给时间他们去成长了。

对年轻人的争夺是重点,这也是离我们最接近的人群。动员年轻人,政治娱乐化是最好的方式。感谢党和政府,这次Google被墙(当然还包括绿霸事件)已经让年轻人们发现,就算天天娱乐不问政治,政治也会主动过来关心你。既然回避不了,又不能光明正大地反对它,最好的办法就是娱乐它。从草泥马到绿霸娘,我们都看到这种自发的政治娱乐化,这实在是让年轻人关心政治、参与政治的最方便、最有传播力的方法。

所以Google被墙实在是一件大好事,当社会问题侵害到个人权益的时候,人们就会主动关心社会问题,并且是以一种当局无法阻止的形式。

听说Google被墙》上有1条评论

  1. 可是关心了之后又怎样呢?
    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改变,
    最终我们能改变什么呢?
    鼓动年轻人是容易而危险的,
    我们从来都缺乏独立的精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